.

印度电影的开放程度和印度这个国家的保守程度形成了特别鲜明的对比,主要体现在不遗余力的挑逗和挑衅自己国家的宗教、政治和各种制度,光这一个特点就能让中国的知识分子们集体顶礼膜拜,反正我们国家的电影人就是把拍不好电影的一切原因都归咎到电影审查上嘛,反正我们国家的知识分子就是觉得"不让木们骂政府木们就说你很low"嘛……云云,所以在中国的任何网站上看关于印度电影的影评和介绍,都会迅速陷入一场充满怨气的对宗教制度、种姓制度、社会开放程度、电影审查制度等等blablabla的严肃问题的大讨论之中。

通常正常人见此场景,会迅速脑补出脏了吧唧的印度人民生活在脏了吧唧水深火热环境之中的场景,心生抵触,瞬间就不想看了,于是他们永远都没有机会知道,印度电影无论是在耍帅、搞笑上,还是从动作、特效上,都早已经甩出中国200多条街这个事实!

印度式搞笑PK中国式搞笑:
"各种类型的王宝强"和"只有一个王宝强"

在说印度电影的笑点之前,先说说马上要上映的这部《我的个神啊》的片名,这部充满了英语笑点的名为《Peekay》(Pee是啥意思不知道的自行搜索)简称《PK》的电影,在台湾被翻译成《来自星星的傻瓜PK》,虽然没啥创意,但是表意明确;在中国互联网世界翻译为《外星醉汉pk地球神》,虽然意思跑偏,但还算赢在创意;而在中国官方那里,它被翻译成《我的个神啊》,不但表意不清、创意为负,还和2012年的《偶滴神啊》傻傻分不清,据说前几天开发布会有媒体把片名写成了《我滴个神啊》,把电影的发行方气坏了,翻译电影片名和字幕的那些部门,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没脑子的是自己呢?

好了抱怨完片名之后,来说说印度电影的搞笑。印度电影之所以能风靡全球,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好笑,因为眼神太萌、口音太怪,在加上各种飞眼儿的歌舞,让世界人民都特别爱学他们,所以好莱坞也经常在喜剧里放一些印度人来调节气氛,比如《生活大爆炸》里的RAJ。在好莱坞的优秀示范下,印度电影人慢慢学会了好莱坞方式的搞笑,不但笑点要接地气,而且还得特别国际化,必须是人人都能get到那种。

比如说《我的个神啊》这部电影中,外星人PK可能是处女座,因为他受不了看到别人的裤子夹在屁股里,只要看到别人裤子夹在屁股里,就想帮人家拽出来,看到这里,应该已经有很多观众因为处女座这个点笑起来了。然后,他真的去帮人家把裤子拽平,却被人踹了一脚,结果这一脚踹倒了一排印度人,因为印度人都喜欢成群的在马路牙子上蹲着。到这里就算是get不到处女座的点的老年人,也笑了,因为全世界的新闻里一演印度,都是拍一群在马路牙子上蹲着的人吧!这种接地气儿又具有普适性的笑点,在印度电影里比比皆是,所以观众经常会一边看一边想到"哈哈!是这样啦!"

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其实印度的电影制造笑点很简单,基本上就是设计一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傻子来实现,从《三傻》里无法适应校教育体制的叛逆高材生,到《我的个神啊》里无法理解人类行为的外星人,这些角色都像是《泰囧》里的王宝强,发挥着搞笑和一针见血的揭示主题的作用(这大概也是《我的个神啊》找王宝强配音的原因吧)。只不过,印度电影中,有各种各样的"王宝强",有不懂穷人世界的高富帅,也有不懂人情世故的科学家,有因死亡变成苍蝇活在世上的"屌丝"化身,也有受了西方教育无法理解宗教世界的姑娘。相比之下,中国的喜剧目前只有一种形式的"王宝强",就是屌丝屌丝屌丝,装傻装傻装傻,这角色无论是黄渤演还是徐峥演,演了半天都是"王宝强"的屌丝捣乱路线。当然只有一种路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已经是当今中国最前沿的,也几乎是唯一被观众期待的喜剧配置了,shame啊!

印度科幻PK中国科幻:
"我们可以编故事呀"和"我们可以买IP呀"

中国电影圈提起"科幻"二字,一般都喜欢拿设备不太好、技术有点糟、对特效懂得还不够等等问题来当借口,千方百计的要把拍不出科幻片这件事,赖在工业水平上。于是,在这个全世界人民都爱看科幻的年代里,我们只能跑去买票看好莱坞的科幻,然后还得被王小帅这样的导演骂"庸俗",中国观众真的好弱势群体。

然而跟我国一样人多、钱少,有钱人都往美国跑的印度,在这方面却比我们强多了。5月22日要上映的《我的个神啊》,就是把有点科幻的外衣和与科幻息息相关的宗教结合到了一起,来地球考察的外星人,在地球上和母星失联,一路踩着各种宗教禁忌仓皇奔跑,比如拿乞讨者盆里的钱当零花,拿车震族(因为社会保守不能在家随便乱搞,所以车震族人数超多)挂在汽车上的衣服换造型,一边设计各种愚蠢的桥段来尖锐的指出宗教敛财的本质,一边用"教主是不是打错电话了?"的疑问来表明自己"并没有质疑上帝,只是在质疑宗教制度"的观点,当然最后他还要爱上一个印度姑娘,然后带着这份遗憾回母星了。这剧情要说也不算脑洞大开,但就是简单阅读下剧情简介,就觉得辣么的吸引人,又辣么的深刻有意义。

这两年为了与世界接轨,印度出了既有科幻色彩又有宗教色彩的电影。按理说印度作为一个宗教国家,与"科幻"世界应该是有点对立的才对,但肯动脑子的人就是不会被现实约束。2012年火到不行的《功夫小蝇》,讲了一个哥们在表白之夜被谋杀后,愤怒的灵魂转世成为苍蝇,于是开始作为苍蝇各种与女主角对话,并积极联系各种中国功夫,与女主角联手实施一系列报复行动的故事。另一部特别火的《宝莱坞机器人之恋》,也是走的软科幻路线,天才科学家为了能陪女朋友,设计了个跟自己一样的机器人,结果因为机器人太好笑与女友陷入了热恋,于是科学家不干了,生气的把机器人变成了杀人机器,最后又因无法收场而不得不和军方联手拯救世界,压根就没啥特效,但却完全是好莱坞大片的即视感。所以说科幻其实根本不需要特效,只要像印度人民一样有一颗科幻的脑子就够了,要知道他们还曾经用自行车推着人跑的方式,拍过《印度超人》呢。

在看看中国科幻界呢,今年一个三流公司攒了一个二流团队要拍刘慈欣的《三体》,开了好几次发布会都在谈互联网环境下的大数据模式,和如何做好一个IP等等,夸夸其谈之余就是给你灌输各种"这电影是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是中国人就顶起来"的讯息,结果《三体》这么一折腾,据说刘慈欣挤压了好多年的科幻故事一股脑卖没了,"先抢下IP别的回头再说",中国电影人如今正在以当年地产商们买地的劲头在买IP。

印度式山寨PK中国式山寨:
"山寨也要有印度精神"和"不是山寨是致敬"

印度电影的另一大特点就是特别爱山寨,随便搜搜印度电影片单,就能看到无数例如《宝莱坞碟中谍》、《印度超人》等等山寨感十足的片名,这点跟中国也挺像的,因为不行,所以模仿,这是初级阶段的必经之路,人人都能理解。

不过,在山寨这条路上,印度人和中国人却也不是那么一样。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印度人和中国人都驰骋在IT产业,是硅谷码农的中坚力量,两国人民都比较没创造力但有模仿力,但论起学习能力还是有着比较大的区别,印度人擅长学习,并运用学会的东西自己发挥,中国人则更擅长模仿,反正你怎么干我就怎么干,你做的多复杂我都能知道你是怎么干的!这样的性格差别,造就了两国电影水平的不同。印度电影虽然爱山寨外国,但往往能超越原厂,中国电影人则比较喜欢把所有牛逼电影都看一遍,然后扒出很多桥段组成一部新的电影,并称之为"致敬",最近更是连重组都不乐意重组了,直接买人家版权,逐帧重拍,就换一下中国演员,也不知道是在图什么!(据说最近《失恋33天》的导演就拍了这么一部电影)

2009年,印度山寨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叫做《月光集市到中国》。电影几乎把所有中国大片都玩了一遍,演员们在《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皇宫里跳集体舞,扮《功夫》里的斧头帮跳集体舞,在《新龙门客栈》的牌坊前跳集体舞,学《英雄》在水面上跳集体舞,最后去长城上学《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喊了一通波若波若密,忽然就穿越到现代变成了成龙。当这些中国大片中的传奇人物,都变成浮夸的印度阿三,那美好的画面瞬间秒杀了中美印三国观众。看吧,在艺术上愿意静下来思考的民族,就是山寨也能超越原厂呢。

电影人服务意识PK:
"让观众多在影院乘会凉"和"电影短点多排片"

最后说说印度电影为什么能获得世界人民的尊敬?答案是他们都有一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心。你以为他们抨击政府、抨击宗教、抨击制度是一种酷爱拽炫酷屌炸天的表现?你以为在这个几幅漫画就可能被扫射的年代,印度电影人站出来挑衅宗教是一种大无畏精神的表现?NONONO,其实印度电影人正是通过电影对宗教的戏谑,来实现印度的宗教体制改革。

宗教制度和古老的种姓制度带给印度的发展上的巨大阻碍已经成为印度的第一大危机,几乎世界上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印度如果不实现宗教改革,那么他们永远无法迎来自己腾飞的一天。而出身良好,受到了全面教育的印度上层社会人士,正是怀着这样的信念,试图将自己学习到的"真理"用文化的方式传递给更多的印度人民。不过他们这样做可能会带来的结果,就是让自己所处的上层社会逐步走向瓦解,到底他们能否最终闯过这一难关,目前是世界经济学家对印度的又一大讨论课题。

前一阵有个印度裔的美国人的一段吐槽印度电影脱口秀很红,那哥们说大家千万不要坐印度航空,因为即便到了目的地,机长也不会降落,原因是"电影还没演完呐!!!"他用这种方式来讽刺印度电影的漫长,但印度却是因为"外面太热,让客人能在影院多待一会儿"而不断的让电影变得更长。而中国呢,作为媒体,我们经常听到一些电影票房的人说,某某电影原来拍了两个小时,被院线建议剪到90分钟,原因是90分钟是影院最佳时长,好排片儿。而所谓"最佳时长",其实就是让影院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时长。

当"让观众能在影院多呆乘凉一会"遇见"90分钟的利益最大化时长",真的要不由的感叹一句,印度电影人真是业界良心,输在了出发点上,中国电影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人家甩出我们100条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