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其实大家也根本不认识我”

  • “拍完《归来》想挑一个完全相反的角色”

  • “一定要把这个妖的内心世界带出来”

  • “无呼吸式表演,一种新的表演境界”

  • “它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的鸡肋商业片”

  • 往期回顾

导语

采访巩俐前,工作人员再三叮嘱,“巩俐姐姐”会亲自查看每家媒体的提纲,一个一个问题过,重复的、以前回答过的、涉及私人生活的,她都会亲自勾掉,她想要不同的、有深度的问题。于是最后反馈回来的提纲,所有问题都只和她这部新的电影作品相关。捧着这份提纲一方面惊讶于女王的认真谨慎,一方面内心又沸腾不已,因为这毕竟是由她亲自审定过滤后的,仿若她已经和我进行了一场对话,告诉我,我明白你想知道什么,但抱歉,我们只聊电影,因为我是一个演员。
是的,巩俐从来都只是一个演员,她将自己和“明星”作出严格的分野,也只有在作为演员这一身份时,才会给公众留出机会去打量她、审视她,因为这是她需要为工作做出的配合,此外的一切,她都不会刻意曝光任何蛛丝马迹,因为她不需要。采访当天,据现场的工作人员透露,从下午三点开始,巩俐的采访一直排到晚上十点,她要把所有对外的宣传安排集中完成。这让我想起她以前在某个访谈节目中提到的,做演员这么多年,她已经没有家的感觉,到某个地方都只待很短的时间,工作结束,就拎着箱子从一个城市赶赴另一个城市,她对空间的概念就是一个酒店到另一个酒店。
但巩俐一出场就是夺目的,没有眼睛肯放掉这样一个气场磅礴的女人,丰腴高挑又玲珑有致的身材,大气的五官妥帖地镶嵌在那张天生为电影而生的脸庞上,顾盼生姿的双眸,仿佛正汩汩冒着一股清冽的水雾,其中的神采和风韵像要把一切都看个透。所有都无需修饰,也许只需左侧脸颊上那一粒微小却动人的美人痣做点缀。她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了,像刚从电影里走出来,我脑海中不断闪现由她成就的那一个个经典角色,她是九儿、菊豆、颂莲、秋菊、菊仙、周渔、家珍、初桃……而这一次,她是“白骨精”。
镜头架起,灯光打亮,她伸出手,爽朗浅笑,“你好,我是巩俐”。

“其实大家也根本不认识我”

巩俐
“其实大家也根本不认识我”
从2007年《少年汉尼拔》后,巩俐拍戏的步调就放慢了,在和老搭档张艺谋合作完《归来》两年后,她推出新作品《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在片中饰演那个家喻户晓的“妖怪”。

当时片方公布由巩俐出演时,舆论曾为之哗然,众人错愕,已到这个地位的“巩皇”,何苦接下已有《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这一“狗尾”在前的国产商业片?又为何去演一个张牙舞爪的“妖”?人们见惯了巩俐诠释的诸多压抑、复杂、沉重的女性角色,这种反差让人慨叹她或许“晚节不保”之余,似乎也期待看她如何演一个兴风作浪、与孙悟空斗智斗武的邪魅“妖皇”。

但巩俐并不在意自己的这一举动激起的声浪,“其实大家根本也不认识我,认识的只是银幕上的巩俐,我在大家的心目中可能就是银幕上的,我平常出来也很少。” 作为公众人物,巩俐多年来一直极力将个人生活避退在公众视线之外,也很少对公共议题输出观点。网上流布的信息和采访,也基本上是她在工作场合配合宣传做的简短应对,而访谈节目,她也只上过《杨澜访谈录》,周刊报纸,更是鲜见踪影,完全找不到任何一篇有关她的深度人物稿件。

没有人知道工作之外的巩俐会做什么、她的性格走向如何、人际关系如何、感情生活又是如何,除了早已被嚼烂的她和张艺谋的旧情、和前夫黄和祥搁浅的婚姻,巩俐牢牢将自己演员之外的一切都封锁掉,不触及、不深入、不发声,几乎是演完了,“巩俐”就消失了。她和任何国内女星似乎都不是一卦的,她公认的演技和国际影坛地位,将她的个人色彩淡化到看不见,也许这正是网友将其奉为“巩皇”的重要原因。

谈及这种疏离的出世风格,巩俐只寥寥表示,“我不喜欢太多出头露面,这不是我的个性,”然后又立即转回电影,“如果有电影出来的话,我会,这是我的工作,我会愿意出来为我自己的电影做宣传,因为是我演的,比较有责任、有说服力来告诉大家这个角色。”

所以太显而易见,巩俐只有对角色的执着和对电影的恪尽职守,就像她当初决定接演“三打”时,对导演郑保瑞说的,“不可能把她塑造成一个咱们想象中的(白骨精),我们一定要把整个这个电影塑造成一个超乎现在人们对白骨精或者说对这个故事的想象,我们才是成功。”因为《西游记》,白骨精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在巩俐看来,白骨精作为核心角色,如果没有超出以往的演绎,“那就是一个失败”,她认为,这部商业电影只有两个选择,成功或失败,“没有中间,我说我们一定要把它做到最好。”

“拍完《归来》想挑一个完全相反的角色”

巩俐
“拍完《归来》想挑一个完全相反的角色”
其实如果细细追看巩俐出道以来的电影生涯,会发现她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截然不同。从封建男权下隐忍压抑的反叛女性,到善良倔强又一根筋的农村妇女,再到身世凄凉、热烈娇蛮的妓女,再到风情万种决绝不甘的日本艺妓,等等,每个角色的性格都纷繁错杂,难度颇大,但经她的锻造后,都让人过目不忘。巩俐也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自己不会重复过往的角色,避免同质化,而事实也证明了她的每个选择都令她大放异彩,演技愈发精湛厚重。所以,“白骨精”的不可思议,对巩俐而言,未尝不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在《归来》中,巩俐扮演一位受文革创伤而失忆、苦等丈夫归来的悲情妻子,刚演完这部电影,巩俐就收到了出演“白骨精”的邀约,“对于我来说,我肯定要挑选一个跟那个人物(《归来》)完全相反的角色,当时觉得挺难的,就是马上能找到一个这样的角色很难,有很多剧本过来,但我觉得有点相似,或者似曾相识,或者跟我以前演过的角色有些相似,我都没有接。”

演遍了形形色色的人,巩俐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可以演一个超出人类范畴的角色,甚至是一个妖。也并非没有机会,只是没有等到让她心动的剧本,到白骨精,她算是第一次决定去演一个妖怪,原因是这个妖怪“不一般”。

在电影中,白骨精被设定为一个可以和孙悟空对抗的千年妖皇,而从传统“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衍生出故事里,她一会儿要做狡黠盖世的妖皇,一会儿要伪装成步履蹒跚的老婆婆,一会儿要变成心怀鬼胎的异域妈妈,最后还要变回美丽纯良的寻常女子,一部戏中集中的每一个层次的变化,都让巩俐觉得会演得“挺过瘾”。

因此,按照巩俐对角色的严格要求,她也斟酌过这个角色可以给予她哪些新鲜独特的发挥空间,“如果她不是一个这么厉害的妖精,如果只是一个一般的,我也不会演,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她在电影里有这么多的变化,她的变化也很吸引我,她一下变成这样,一会儿又变成那样了,就是在戏弄这几个人。我觉得在表演方面,给我很大的空间。所以刚演完《归来》再演白骨精的话,我是觉得这个吸引力是很大的。”

“一定要把这个妖的内心世界带出来”

巩俐
“一定要把这个妖的内心世界带出来”
虽然总算挑中了一个自己心仪的“妖精”,但对巩俐来说,也意味着这个角色并不轻松,“我也觉得白骨精这个人物是一个不容易演的角色,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模式脑子里面了。”

无论是在吴承恩的原著小说《西游记》里,还是影响最深的86版电视剧《西游记》里,“三打白骨精”这一章节所刻画的白骨精,都只是一个心狠手辣、令人生畏的扁平化形象,她性格单一,狡兔三窟,这也是巩俐从小就对白骨精产生的印象,“我只是觉得白骨精人物太单薄了,她的单薄就是让我们觉得,她只是坏,只是一个妖,只是一个很自私的妖,要吃唐僧,吃完了她就要长生不老之类的,让人觉得蛮讨厌的。我不是特别喜欢,而且她的功力不强,一打就死,死了就变,变完又打,又跑。”

巩俐当然不满足于此,她和创作团队说,“这个就太简单了,我们就不用这种方式了吧。我觉得应该把很多的她的内心世界,就是这个妖的内心世界给她带出来。”“三打”的核心其实落在“白骨精”,巩俐认为,白骨精一定要立得住,“白骨精的身世一定要成立,白骨精的自我的东西一定要成立,这个故事才可以成立。如果白骨精这个人物不成立,很简单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就是成了师徒情了,就不够了。所以一定要把白骨精的人物做丰富了,丰满了,漂亮的、邪恶的、善良的、孤独的,其实都有,她是很全面的一个人物。”

这也源于“三打”的故事本身已经家喻户晓,对观众难以散发太多神秘感,对白骨精的角色背景进行充实丰满,是让整个情节得到延伸变得血肉丰实的重要一步,“怎么能够把它拍成很新颖的,能够吸引大家去电影院,重新审视这个片子的模式,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按照既有原型进行改编,还要标新立异,就要靠前期扎实圆熟的剧本,巩俐对这个角色倚重,也让她加深了对剧本的参与,“我们每天拍戏的时候,都是拍完戏了就谈剧本,就把第二天的剧本一定要谈好,”“怎么能够把她的东西全部诠释出来,在两小时之内,还有这么多演员,所以怎么能够把她真正演好,真的就要把剧本基础要打得很好。”

正是在与编剧、导演不断地打磨推敲下,巩俐透露,“我们就把她更加丰富了,把白骨精的形象改编成一个这样子的。她有她的故事,她有她一千年做妖精的原因,所有的故事都连接得非常好,整个非常完整。” 当被问起里面有哪些具体细节是由她提出时,巩俐搓搓手,羞涩地笑笑,“这就不说了吧,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导演。”

“无呼吸式表演,一种新的表演境界”

巩俐
“无呼吸式表演,一种新的表演境界”
在这次访问开始前,她的工作人员表示,巩俐很喜欢这次的表演,因为让她体会到了另一种表演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无呼吸式表演”。这也许是她进入知天命的人生阶段后,对自己的艺术创造焕发出的新的活力。

作为一个演员,巩俐热衷塑造两种角色,一个是她从未尝试的,一个是难度很大的。首次饰演一个妖精,她甚至将其细分到妖精和人物的表演方式是迥异的,“怎么去突破?这个突破点在哪儿?在表演上怎么去表现它的不同?”她跟导演沟通,自己想试试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去演白骨精,“后来我就用了这种没有呼吸的表演”。聊起这场表演,巩俐开始显得有些兴奋。

“你在电影里面也可以看得到,她没有呼吸,她基本上是用眼神、用身体、用手,当她很生气的时候,她转头的时候都是很慢的,就是她软的。但是她那个能量你就觉得她是很厉害的,但是她没有呼吸。讲话的时候也是这样,她没有什么气息、没有什么呼吸,就是喘息都没有,这种是很白骨精的一种表演方式。我觉得用在白骨精身上是很合适的。”

确实,电影中的白骨精气势逼人,又恍若游丝,带着妖皇不怒自威的凛然之风,每次出场都又冰冷又飘逸,令人鼻息生凉,又美到欲罢不能。跟巩俐谈起这种观影感受,她好像受到意外的宠爱,双目流露出欣喜之状,声调上扬连问,“真的吗?”采访时她还未看到电影成品,她说,“我也很期待能够马上看到这个电影,我也是有点紧张。”

虽然是第一次演妖,但巩俐不是第一次演反派,她能张口就立即列出自己为数不多演过反派的几部电影:《迈阿密风云》、《艺妓回忆录》、《少年汉尼拔》。巩俐不排斥演反派,在她看来,反派“都是有原因的,她都是有她的为什么,她是复杂的,她不是就一个坏。”她对自己的每一个角色都投入理解和悲悯,她要追究角色宿命的发展轨迹,“这个角色也是一样的,我希望赋予给她的一些东西,就是好坏都是有原因,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是妖精,生下来就是坏人,她肯定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为什么她是这样子的。”

在“三打”中,除了无呼吸式表演,巩俐还有很多打斗场面,吊着威压飞来飞去,但对于从小学舞的她而言,这些都并不困难,“其实对我没有任何的挑战,打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而即便是打戏,她也有着自己的标准,“我不想随便去拍一个什么打戏,一个很普通的老套打戏,我不喜欢。”她对武术指导洪金宝提出自己的想法,将舞蹈美学融入其中,和角色一样追求最极致的不同,“我就说这个戏,我们看到了很多,比如说像动画片,里面你看她是飘的,她的衣服和人都是软的,她骨头都是软的,不是硬的,她是飘逸的那种打法,她不是那种老套的、那种叮叮哐哐的。所以我是觉得,她有舞蹈在里面,她有身体的柔软度、那种美感在里面。”

“它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的鸡肋商业片”

巩俐
“它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的鸡肋商业片”
因为一路伴随中国第五代导演的崛起、辉煌,作为贯穿其中的女主角,巩俐早期出演、扬名的大部分电影都是文艺片,随着中国商业大片的兴盛和她自身的国际化,巩俐的商业片作品也开始零星点缀其间。但巩俐不看重所谓的商业片带来的票房成就,“我不在乎什么票不票房的,我是觉得,如果大家喜欢,能够去看,这就是一个成功。”

虽然《三打白骨精》从阵容、制作、类型上来讲,是一部标准的国产魔幻商业大片,但巩俐觉得它也不完全只是一个为票房而生的单纯的商业片,她更愿意将其形容为“真的是有故事情节”。也许是见惯了国产商业大片充斥影市但口碑凋敝的状况,巩俐再三强调“三打”“不是一个乱来的商业片”,“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的片子,看完了之后你接着就说,‘哎,咱们去哪儿吃饭啊?’,出来以后一句话也不谈这个电影,就是完全忘到脑后。”她说完又好奇地追问已经提前观影的我,“你是不是出来之后还要想一想这个电影?”

即便是拍商业片,发人深省对巩俐来说依旧是最核心的价值,“你会想一想说,有一点困惑,很多地方很震撼,很多地方你很喜欢,你会跟你的朋友去探讨,去分享。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它不是玩闹的影片,它有喜剧、又有很好的视觉、音效,它是一个享受。如果说它只是一个一般的商业片,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只是打打杀杀的,可能我也不会拍”,她坚定地表示,“巩俐不会选择这样的电影。”

这一番话似乎也道出了她对中国电影市场的观察与感受,她隐隐地害怕自己的作品沦为她口中的那种“乱来、胡说八道、玩闹”的鸡肋。

因为起步于中国本土,又常年行走在国际影坛,对眼下热闹的中国电影环境,巩俐既是局内人,又是旁观者,她认为不要做井底之蛙,“自娱自乐根本走不向国际,外国人对我们电影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只是说中国现在有很多投资电影的人,有很多钱,我们人很多,我们电影院很多,所以他们会拿来赚中国人的钱,他们对中国电影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这是巩俐跟我谈起的极少的“三打”之外的话题,有一点愤懑,有一点语重心长,她不希望中国电影去复制印度的所谓的“宝莱坞”,“我觉得我们应该拍一些好的电影,给不同层次的人看的电影,有不同的电影院,不都是说给小孩看的、年轻人看的,也有一些艺术院线,一直在播放一些经典影片,我觉得应该向国外学习这些东西。”

或许这也是巩俐一脚迈进国际,一脚伫立在中国而生发的深沉的焦虑,毕竟与她合作最多的代表中国电影黄金时代的第五代导演,在经过艰难探路、让中国电影频频受到国际影坛的礼赞后,如今也最终走向了平庸和一蹶不振,迷失在资本与艺术的搏击游戏中,成为时代的一声慨叹。而巩俐,一个演员,一个代表中国演员演技的金字招牌,身处周遭浮华而又狂飙突进的电影环境,也再难邂逅让她大放异彩的角色。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您怎么定义这部新的作品,您觉得它是一部什么样类型的片子?
  • 巩俐:我自己还没看呢,当时接这部《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时候,我觉得觉得它是一个,当然是一个魔幻的家喻户晓的这么一个故事,怎么能够把它拍成很新颖的,能够吸引大家去电影院,重新审视这个片子的模式,怎么样个拍法,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后来跟导演还有看了剧本,导演很有信心,导演也跟我讲了他将要怎么样做,人物方面怎么样去把她非常巩固,故事上面会有很大的变化,在它的原本的基础上,我们不改变它的原本的基础上,有它的很大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自己也觉得白骨精这个人物是一个不容易演的角色,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模式在大家的脑子里面了。
  • 网易娱乐:有一个既有的印象。
  • 巩俐:对,是一个那样的人物,但是我觉得白骨精不是这样子的,所以我们就把她更加丰富了,把白骨精的形象改编成一个这样子的。她有她的故事,她有她一千年做妖精的原因,所有的故事都连接的非常好,整个非常完整。它的魔幻效果也非常好,我是听说的啦,但是我已经拭目以待,我马上,明天、后天我们就可以看了,后期已经都做完了。我觉得它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电影,是一个家喻户晓,大人小孩都可以看的一个片子。
  • 网易娱乐:当时接这个角色的时候,因为本身您刚才说的,白骨精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既有的角色,所以她本身身上有哪些吸引您的点?
  • 巩俐:本身是有的,因为我是一个演员,一个演员很,其实对我来说,我很喜欢去塑造一些,第一是我没有塑造过的,第二是难度很大的。因为她是一个白骨精,白骨精她是一个妖精。妖精跟表演人物是不同的,不一样的,你怎么去突破,这个突破点在哪儿?这个在表演上怎么去突破它的表演上的不同?后来我们就跟导演在聊,聊的时候我就说导演,我试试用我自己的一种表演的方式,来演白骨精的一个角色。后来我就用了这种没有呼吸的表演,没有呼吸的表演,就是你在电影里面也可以看得到,她没有呼吸,她基本上是用眼神,用身体、用手,当她很生气的时候,她转头的时候都是很慢的,就是她软的,但是她那个能量你就觉得她是很厉害的,但是她没有呼吸。讲话的时候也是这样,讲话的时候她没有什么气息呀什么呼吸呀,就是喘息呀,没有就是没有呼吸的表演,这种是很白骨精的一种表演方式。我觉得用在白骨精身上是很合适的。
  • 网易娱乐:您刚才说的那种没有呼吸感我很能感受,因为那个角色一出来的时候,哪个桥段的时候,她就一种很冰冷的感觉,很不怒自威的感觉,很飘逸,包括您说的很软的感觉。所以您在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跟您之前,您理解的这个白骨精有什么不同?
  • 巩俐:其实我很小的时候看动画片,还有看《西游记》,整个《西游记》的电视剧,我只是觉得白骨精人物太单薄了,她的单薄就是让我们大家觉得,她只是一个坏,只是一个妖,只是一个很自私的妖,要吃,吃完了之后,吃完了唐僧之后她就要长生不老之类的。就是她的自私跟她的妖,让人觉得蛮讨厌的。我不是特别喜欢,而且她的功力不强,一打就死,死了就变,变完又打,又跑。她就老跑,跑完了之后就变了,变完了之后又被识破又打,又打完又跑,我觉得这个就太简单了,这种简单的方式,我说我们就不用这种方式了吧。我觉得应该把她很多的她的内心的世界,就是这个妖的内心世界给她带出来。其实有时候她,我们就在那聊剧本的时候,我说其实她有时候很孤独,就是我们拍了几场戏,就是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在那,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先不透露那个剧情了,一个人的时候她就蛮寂寞的,挺寂寞的。有她自己的身世,有她自己的回忆,她以前被害的时候,怎么样被害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有她好的一面,有她邪恶的一面,有她很厉害的一面,有她自由的一面,就是她想干什么。其实我觉得她挺棒,她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她想干什么都可以做得到。
  • 网易娱乐:像我们当时看片子的时候,看完这个角色,所有演绎完之后,像刚刚您说的,一个是她的气场,一个是她的美。另外就是可能觉得对这个白骨精的角色,您诠释出来之后可能觉得更多样了,这个人可能更丰满,不像我们之前理解的那种,她只是单纯的一个妖精。还有一个我觉得这个角色您赋予她有一种悲剧色彩。
  • 巩俐:对,她说她恨人类。(网易娱乐:所以她不想成为人,就想吃唐僧变成妖,所以这种多重的诠释,这个是您自己设计的细节吗?)其实这些也是我们跟导演,我们在一起,跟编剧、导演我们在一起讨论出来的吧,这些基本上是我们自己讨论主要的。就是说一定要把这个,三打白骨精,白骨精一定要成立,白骨精的身世一定要成立,白骨精的自我的东西一定要成立,你才可以,这个故事才可以成立。如果白骨精这个人物不成立,很简单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就是成了师徒情了,对吧,就没有,就不够了。所以一定要把白骨精的人物做丰富了,丰满了,漂亮的、邪恶的、善良的,其实也有。她是很全面的一个人物,有她很孤独的一面,也有她很强势的一面,有她很,也有她很搞笑的一面,不说搞笑,也有她很聪慧的一面,就是聪明的一面。她跟孙悟空讨价还价,或者她跟孙悟空说话的时候,说咱俩都是妖,对吧,就是这种,她就是很聪明的一个妖精。她是功力非常强,怎么能够把她的东西全部的诠释出来,在一个两小时之内,还有这么多演员,所以怎么能够把她真正的演好,真的就要把剧本基础打的要很好。所以编剧、导演,我们每天拍戏的时候,每天都,拍戏完了就谈剧本,拍戏完了就谈剧本,就把第二天的剧本一定要谈好。
  • 网易娱乐:那里面有没有具体的哪个细节,是您提出来的,比如可能对这个人物诠释的时候可能更有帮助的?
  • 巩俐:这就不说了吧,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导演。
  • 网易娱乐:整部戏的题眼可能就是白骨精,我一直在看您怎么演怎么演,我觉得巩俐,可能以前她诠释的那些女性形象所有的都不一样,现在到这个第一次演反派,第一次演魔幻还有动作,我看您怎么演,就是很享受。
  • 巩俐:其实反派演的也不少,比如说像《迈阿密风云》还有《艺伎回忆录》还有《少年汉尼拔》,这些也都是反派。但是她都是有原因的,她都是有她的为什么,她是复杂的,她不是一个就是一个坏,这个角色也是一样的。我希望赋予给她的一些东西,就是她是好坏都是有原因,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她就是妖精,生下来她就是坏人,她肯定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她是这样子的。我也很期待能够马上看到这个电影,我也是有点紧张。
  • 网易娱乐:至少没有让我觉得,可能就是让我觉得很惊喜,巩俐到这个阶段演了这样一个角色,可能没有像人们说的那样的扁平化。
  • 巩俐:不可能把她塑造成一个咱们想象中的,我说导演我们一定要把整个这个电影塑造成一个超乎我们现在人们对白骨精,或者说对这个故事的,超乎人们的想象,我们才是成功,如果你真正的没有超乎别人的想象的话,你的后期制作,你的人物没有超乎的话,那就是一个失败。这个电影只是一个成功一个失败,没有中间。我说我们一定要把它做到最好。
  • 网易娱乐:当时这部电影宣布您饰演白骨精的这个角色的时候,当时很多人,有我身边您的影迷,包括我自己都很惊讶,就觉得可能魔幻、白骨精、动作戏,这些元素好像跟您有一些反差,相比您以往的那些表演经验来说,所以您怎么理解这种反差,大家对您的这种期待?
  • 巩俐:其实大家根本也不认识我,认识的只是银幕上的巩俐,其实我在大家的心目中可能就是银幕上的,我平常出来也很少,我也不喜欢太多出头露面,这不是我的个性。如果有电影出来的话,我会,这是我的工作,我会愿意出来为我自己的电影做宣传,因为是我演的,我有这个,比较有责任,有说服力来告诉大家这个角色。其实也是刚演完了《归来》,那个人物也是一个塑造,真正的是一个塑造,是那样的一个人物。如果再挑选一个,对于我来说,我肯定要挑选一个跟那个人物完全相反的人物,当时觉得挺难的,就是马上能找到一个这样的角色很难,有很多剧本来,但是我觉得有点相似,或者似曾相似,或者跟我以前演过的角色有些相似,我都没有接。(网易娱乐: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可能会演一个妖精?)我想过,但是如果她不是一个这么厉害的妖精,如果是一个一般的,我也不会演,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对吗,因为白骨精是一个千年的妖精,她很厉害,妖皇,所以这一段又是,就是《三打白骨精》,她在电影里有这么多的变化,她的变化也很吸引我,她一下变成这样,一会儿又变成那样了,就是在戏弄这几个人。我觉得在表演方面,我是觉得给我很大的表演空间。所以刚演完那个再演白骨精的话,我是觉得这个吸引力是很大的。
  • 网易娱乐:您之前很多拍的是偏艺术的电影,可能商业片在您的履历中是零星点缀在期间的,所以拍这两种类型片,对您个人来说这种成就感有什么不同,会不会在意商业片的票房?
  • 巩俐:我不在乎什么票不票房的,我是觉得,如果大家喜欢,能够喜欢去看,这就是一个成功。我觉得文艺片、艺术片,我也不完全觉得这个是一个商业片,但是这个真的是一个有故事情节的商业片,它不是一个乱来的商业片,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看完了之后你接着就说,哎,咱们去哪儿吃饭啊?出来以后一句话也不谈这个电影,就是把这个电影完全忘到脑后,可能,我不知道你,你是不是出来之后还要想一想这个电影?
  • 网易娱乐:所以有困惑?
  • 巩俐:还在想一想说,有一点困惑,有一点喜欢很多的地方,很多地方很震撼,很多地方你很喜欢,你会跟你的朋友去探讨,去分享。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它不是一个完全的商业片,就是玩闹的影片。但是它又在里面有很多喜剧的感觉,又有很好的视觉感觉,音效、视觉,它是一个享受,这种商业片是一个享受。如果说它只是一个一般的商业片,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只是打打杀杀的,可能我也不会拍,我也不会选择,巩俐不会选择这样的电影,所以《三打白骨精》,我是觉得它是一个又商业,又有故事在里面,又有震撼的场面在里面,真的是家喻户晓,大家都可以去看的。小孩也可以看,它不是可怕的一个电影。
  • 网易娱乐:刚才您也提到,现在市面上有很多那种可能没有什么,不需要动脑子的电影,所以您常年也在国际上游走,但是也会拍一些国产的电影,可能既作为旁观者,又作为一个局内人,您怎么看待现在中国电影的市场?
  • 巩俐:前两天不是有一个发布会,那个发布会我觉得其实是一个很,对重要电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在全世界可以有这种普天同映的这样一个开始。这是真的,这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我们这个电影也是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2月8号,春节,2月8号那天在澳洲、在全球同播,同时上映的,很多影院,在法国巴黎都有。我是觉得当时我也说,在美国有好莱坞,在亚洲有一个宝莱坞,我说我们不希望去copy那个宝莱坞,就自娱自乐,自己在一个井底下,自娱自乐根本走不向国际,国际人对我们电影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只是说中国现在很多投资电影的人,有很多钱,我们来,因为我们人很多,我们电影院很多,所以他们会拿来赚中国人的钱,赚亚洲人的钱。他们对中国电影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觉得这样不好。我们成了一个井底之蛙,自己自娱自乐。我觉得我们应该拍一些好的电影,给不同层次的人看的电影,有不同的电影院,不都是说给小孩看的、年轻人看的,也有一些艺术院线,艺术院线一直在不同,一直在播放一些经典影片,我觉得应该向国外学习这些东西。我们的电影也应该慢慢走向世界,让大家能够认识我们的电影,认识我们现在国家的变化。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叶YY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