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上综艺是颜值担当,愿给相声演员开绿灯

  • 相声界半壁江山?很多同行偷德云社段子

  • 看好岳云鹏发展,主动劝退没天赋的徒弟

  • 一个人对付不了世界,下辈子不再说相声

  • 往期回顾

导语

刚在《笑傲江湖》里做完评审,自称为“非著名相声演员”的郭德纲又在《欢乐喜剧人》里当起了主持人。不管网友怎么调侃他“不务正业”,老郭的综艺之旅看来是不会告一段落了。日前,在节目录制的间隙,我们“活捉”了老郭一起侃大山。穿着某品牌最新款T恤的郭德纲,乐呵呵地坐在镜头前听候工作人员的指挥与安排,预设的犀利状态完全看不到踪影,眼前只有一个大写的“慈眉善目”。听到我们笑言老郭真人比想象中平和多了,他立刻笑得更加看不到眼睛,“姑娘啊你们别听那些,那可都是民间谣言。”
听老郭的相声是一种幽默的享受,其实采访郭德纲也仿佛是在看一场直播的脱口秀。一个问题丢出去,老郭不经思索地就能带着包袱回答得活色生香。被评价在《笑傲江湖》里不太犀利,他一歪头,“可能都被编导剪掉了。”想下点猛料,问他怎么看待“海派清口”,老郭竟然对着镜头卖起了萌,“这问题太专业了,不在我的业务范畴啊……”
被比作相声界的半壁江山,郭德纲一耸肩,“中国相声界就剩我们德云社一条船了,剩下的人都在水里泡着呢,还有什么江山。”
到了今年,德云社就20年了。一路走来,郭德纲在相声界堪称是票子卖得最好的,然而如果评价他为“相声界里最好的相声演员”,估计依然会有许多业内人士跳出来反对。老郭说,有的时候宁愿自己还留在娱乐圈而不是相声圈,“出道以来没什么遗憾,最遗憾的就是如果当初只在娱乐圈待着就好了。甚至如果有来生的话,再也不要说相声了。”

上综艺是颜值担当,愿给相声演员开绿灯

郭德纲
上综艺是颜值担当,愿给相声演员开绿灯。
在东方卫视《笑傲江湖》第二季的舞台上,郭德纲的举手投足都成功引起了“小钢炮”冯小刚的关注。节目还没播出的时候,冯大爷就放言自己是为了郭德纲而来,“听说郭德纲来我就来了,为啥?省钱,不用买票看演出了。”与冯小刚、宋丹丹同在评审之列,老郭竟然变成了队伍中的“老幺”,问及自己在团队中定位如何,他嘿嘿一笑,“我是负责颜值的,我就是我们这组合里的‘小鲜肉’。两位在业内都挺有身份的,我是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来的。”至于自己偏爱什么类型的选手,老郭直言:“没有偏爱,只要好就行,什么形式我都能接受。有的用剪纸来表达喜剧,有的用手工来表达喜剧,我觉得都挺好,有意思就行。”

《笑傲江湖》总决赛的时候, 冯小刚带着《老炮儿》剧组来加盟。刚开场,许晴就火眼金睛地发现冯小刚、郭德纲在节目里那是“打情骂俏”,眼神里都充满了爱意,还调侃他们为“最强CP”。“纲刚”组合则对此大方接受,现场互捧停不下来。郭德纲直接将两人的关系比喻成“跟两口子是一样的”,冯小刚竟然透露身上所穿的服装是郭德纲为其量身打造。或许遇到了比自己更犀利的冯小刚,整个一季《笑傲江湖》播出之后,郭德纲都显得比平时要内敛许多,对于这样的评价,他倒是不太认同,“可能是犀利的被编导剪掉了吧,哈哈。不同的选手表现不一样,我们的点评方向也不一样。但是不是说为了犀利而犀利,咱们得讲理,这是最重要的。”

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云集各大门派和各路武林高手,虽然嘴上说自己没有什么偏爱的选手,但对于相声,老郭还是会鼎力支持。“坦白说我也有一个偏心,要是遇到相声演员,我一定要让他过,我要不支持相声谁还支持相声呢?”早年的时候,周立波的一句“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怎么能一样呢?吃大蒜的只管自己吃得香,不管别人闻得臭;喝咖啡的却是把苦自己吞下,把芳香撒满人间”,一时间将包括郭德纲在内的一众北方笑星集体“得罪”。

而此后多年间,周立波与郭德纲始终不肯同台,不和传闻也屡次传出。在郭德纲加盟《笑傲江湖》之前,就曾有消息传出周立波因为不愿与郭德纲同台被媒体炒作,而最终拒绝了节目组的邀请。对于这样的传闻,郭德纲避重就轻地说:“我也在网上看过这个新闻,但具体怎么回事不太清楚。其实我这个人没有这么多事儿,也特别好合作。这么多人跟我做节目、拍戏之后,完事了还能够都觉得郭德纲不复杂。”

相声界半壁江山?很多同行偷德云社段子

郭德纲
相声界没有“半壁江山”。
冯小刚说起郭德纲这个人,用过两个词,一个是“特别逗”,一个是“讲话在理”,“我很欣赏郭德纲,我觉得语言类的喜剧里头,他应该是一个大师,日后大家会认识到的,你别看他岁数不大,但是他可是不得了。”如今说起相声,几乎观众第一时间就会想到郭德纲,在这个随便就可以自封为“半壁江山”的娱乐圈,他自己是如何定位的呢?“唱歌的人还能搞个半壁江山,我们这一行就没有这种说法,关键是没有江山。”郭德纲承认自己是相声圈混得最好的人之一,但他对相声这门艺术仍然保持着悲观的态度,“中国相声界就剩一条船了,就我们这帮人在这船上凑合着活着,剩下的人都在水里泡着呢,你还有什么江山,是吧?”

在郭德纲心里,喜剧比悲剧难搞多了,“让人哭特别容易,让人笑确实不容易。”而且人红是否多,郭德纲一路红过来也遇到过不少糟心事,承受过一些观众和同行的非议。对于外界的评价,郭德纲心里想得很敞亮,“过去其实观众也有非议,只不过以前那个年代观众没有平台可以抒发自己的心情。现在又是微博又是微信的,他他有地儿骂街了,原来也是这样想,只不过原来没地儿骂去而已。”老郭笑言,自己闲下来没事的时候,也愿意去瞧一瞧网友的评论,“别人的评价,该在意也得在意,人说得对你就得听,人家说得不对你也不能把自己吓死。别太玻璃心,一定要坚强。我看网友评论,也就是一看一乐的事儿,了解不一样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你会知道其实人生是丰富多彩的。”

郭德纲说过,“在节目中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郭老师和我以前所听闻的不是一个人。因为他们都没见过我,也是听同行说的,而在某些同行眼中,我是一个妖魔,因为我把同行的饭碗都抢了。”聊天的过程中,提起一些相声界的同行骂他的往事,郭德纲显得格外坦然。“你想为什么只有同行才骂郭德纲,你说呢?我说一句话你就能明白,不管是春晚、相声大赛还是多么当红的相声‘贵族’,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郭德纲或者德云社的影子。这些人我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我开除的,这个原来是我家里的厨师,这个是我的电工,最次的也是我的热心观众。所以你想在他那个角度让他再夸我,这也不现实。而且每一段好节目,我都能找到德云社相声的影子,我一听就知道哪一段是从我们的什么节目里偷出来的。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其实也说明这个行业离不开我。”

对于竞争,郭德纲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挺好的,我现在岁数也大了我也不爱争竞这些,没用。中国有句老话就是谁好啊谁带着,就得了,人家挣多了咱也不眼馋;人家说没辙了,可能咱还帮助帮助人家。我都40多了,再过个几十年差不多没事就死了就完了,再去争竞这个干嘛呀,你说是吧?谁好是谁的。”

看好岳云鹏发展,主动劝退没天赋的徒弟

郭德纲
看好岳云鹏发展,主动劝退没天赋的徒弟。
在第二季《笑傲江湖》节目里,郭德纲的徒弟烧饼上台表演。同为导师的冯小刚曾经借机问郭德纲:“徒弟呢,不用心思教不出来,用的心思多了就有一份感情在。现在徒弟说相声出名了,在德云社还是小字辈,在外面可是被称为‘老师’,很容易就跟你离心离德了。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伤心不伤心?”这个问题勾起了郭德纲的感慨:“这些年谁要是挤对我,对我根本不起作用;真正说这些年来让我最伤心的,就是亲手教出来的人却亲手要把我置于死地,这是我最难过的。”

1998年,郭德纲一手创立了德云社,这么多年来带出了许多优秀徒弟,但也闹过不少风波,包括徐德亮、王文林、何云伟、李菁、曹云金等人的相继出走以及由之而起的口水仗。对于各种传言,郭德纲只说自己收徒弟没有要过一分钱。节目中,郭德纲也痛心疾首地说过:“来的时候都是好孩子,都说‘你就是我亲爸爸’。有一天他突然红了,他就不是那个管你叫爸爸的孩子了,他就认为自己是个腕了,是个艺术家了,而且他会极力抹掉之前这一段历史,好像一出生就是这么大能耐。”

岳云鹏是郭德纲现在的徒弟中知名度最高的,小岳岳在微博感谢师父给他的提点,郭德纲就转发并评论:“在家挨骂,比在外头挨骂体面些。可以狂,但不可以狂得令人厌恶……低着头做人,不光谦逊,还有可能捡着钱呢。”培养徒弟这事,郭德纲坦言自己没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就是好好说相声,“今天整个中国相声界最大的一个误区就是大批不是说相声的人在说相声,才会导致这个行业不这么景气。包括德云社甚至有的孩子到一定程度,我也会劝退的。就是孩子你别在这干了,虽然说你也干了好多年了,但你往后没有大的发展,这个事很难,因为他更多提倡的是天赋问题。”

第一季节目中,德云社弟子没有参加。对此郭德纲的解释是:“这档节目中相声处于劣势,因为相声的形式比较单一,相比小品、二人转略微吃亏。而且相声演员又比较尊重自己,我觉得还不如不去,所以没让他们参赛。”而第二季节目中,郭德纲的徒弟烧饼来了,“大家劝我,多给弟子一个平台展示下也行,但我觉得不能来太好的弟子,要是岳云鹏来就太欺负人了,可以让他来助演”。

虽然培养出了很多徒弟,但是目前还没有一个能有赶超郭德纲的,对此,他无奈地说:“现在岳云鹏就算挺红的了吧,他算是除了我之外唯一能卖票能干商演的演员了。但是看谁的演出观众的考虑也多,比如说商演,对观众来说就是他能花700块钱听岳云鹏他就不如花1000块钱听我。所以这就是其他演员难做商演的原因。那么说日后如何呢,也是看个人的修炼程度了,因为观众的要求太高,挺难做的。”

一个人对付不了世界,下辈子不再说相声

郭德纲
我一个人对付不了全世界。
生活中的郭德纲其实没什么业余活动,用他的话来说,一年在外吃饭不超过10次,“我其实是一个特别内向乏味的人,好多人都会觉得我这话可笑、很假,其实不是。台上是疯子,台下是疯子,这人一定是个疯子,所以只要不是工作状态,我就乐意一个人在书房里待着,看书、写字、画画、听戏,喝茶。”问起“艺术家、演员、艺人”等等身份,最喜欢的是哪个,郭德纲竟然认认真真地聊起了人生哲学,“我要说我是个艺术家,这你们得骂我,这人要疯。我要说演员吧,回答的太平庸。你们都会认为郭德纲得承认自己是个艺人,这样觉得好像又妥帖又大气,但实际上我是真不爱说这些,因为没用。每个人眼中的我不一样,有的人看我就是一暴发户,有的人瞧我就是一黑社会的。一个人对付不了全世界的人,就是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对我个人而言,我也就是我就得了。”他笑言,自己不需要那么多朋友,“要是全世界人都跟你是朋友,你来往的过来吗?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边,你挣的钱就包括挨骂的钱就包括被冤枉的钱,挺好,知足。”

当然,他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坦然,“为什么大家集体穿得整齐一点就说我们是黑社会?后来一想想,这个人如果面对面的跟我聊天,打死他也不敢这么说啊。”郭德纲说了一个段子,“这么多年来,没有人面对面的指责过我,所有人见我都是夸我夸得都不行了,客气得都不行了。有好多人他骂你骂的很厉害,见面的时候头一个要求跟你照相的也是他。所以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他是不是挺可怜的?”他说,与相声圈相比,娱乐圈还能维持表面的和气,“在娱乐圈我还觉得能够轻松一些,还有个互相尊重,还知道‘你好’‘你好’。相声界就是‘你好’‘杀了你’,这你怎么跟他聊天啊? ”这或许也成为了老郭心里的一个遗憾,“我如果当初只在娱乐圈待着就好了。我7岁学相声,16岁干专业,一直到后来说相声不挣钱,我就去做节目啊演戏啊做编剧啊。如果我能永远留在那会儿不再介入相声界,对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幸福。甚至如果有来生的话,再也不要说相声了。”

郭德纲曾经在微博上说:“每当看到有业外人士哭着喊着要振兴相声时,我的心情就跟进了古玩2元店似的。但我已经过了矫情的岁月,此时特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在他心中,自己就是相声界的“看坟人”,喧嚣的都是表面的繁华。“因为这个行业很没落,现在虽然说德云社活得还不错,还能商演,但是整个行业很凋零,而且从业者的水平良莠不齐。实际上,撕去所有表面的繁华,这个行业并不是很景气,这是我们干这行应该说的良心话。”对于自己的现状,郭德纲笑了笑,“还挺好的,没有这个职业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也不必感谢谁,我觉得一个工作嘛,最起码能让我觉得很开心,就完了。”至于自己的未来,他说:“没有什么期待,逐渐的减少工作,半退休状态,好好休息,够了,已经够了,可以了。这就是我作为一个相声演员的自白。”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这次参加《笑傲江湖》,网友们都觉得既惊讶又惊喜,那是怎样的一种机缘就决定加入这档节目的?
  • 郭德纲:其实第一季的时候找过我,当时我正在做别的节目,包括时间什么的方方面面都不合适,所以就没来。这次人家说的又早,那就答应了呗,就来了。(网易娱乐:因为冯小刚老师和宋丹丹老师都参加过一季了,那您作为新来的这一位,你觉得你在团队中处于怎样的地位?)我是负责颜值的,我就是我们这组合里的小鲜肉。都熟,都是朋友,两位在业内都挺有身份的,我是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来的。
  • 网易娱乐:看到片花里您的点评风格没有像平时那么犀利,你是故意克制了下自己吗?
  • 郭德纲:可能是犀利的被他们剪掉了吧。(笑)不同的选手他表现不一样,我们的点评方向也不一样。但是不是说为了犀利而犀利,咱们得讲理,这是最重要的。(网易娱乐:那您比较偏爱什么类型的选手呢?)没有偏爱,只要好就行,什么形式我都能接受。有的用剪纸来表达喜剧,有的用手工来表达喜剧,我觉得都挺好,有的出乎意料吗,就很有意思的东西,好就行。
  • 网易娱乐:那您怎么定义自己在相声行业中的作用或者地位呢?
  • 郭德纲:相声界的看坟人就是我。因为这个行业很没落,现在虽然说德云社活得还不错,能商演能这个能那个,但是整个行业很凋零,而且从业者的水平良莠不齐。实际上,撕去所有表面的繁华,这个行业并不是很景气,这是我们干这行应该说的良心话。
  • 网易娱乐:其实您每次参加电视节目,就有爱您的观众说不务正业,这次有没有担心过会有一些网友的吐槽呢?
  • 郭德纲:那我也习惯了。这东西怎么说呢,我就天天说相声也会有人说我不务正业的。而且这个对我们来讲解释过好多次,我也不是说相声有点样子之后去做节目,我是因为做节目才把说相声说成那个样子的。有区别,再一个也没有耽误演出什么的。
  • 网易娱乐:听说您的徒弟也会来,那对他们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
  • 郭德纲:在台上得六亲不认,你好就行。因为不是我一个人管你,也不是说随便演出一场就完了,终归是比赛,还有其他的选手还有评委老师,大伙都得看得过去才行。这个行业最大的缺点,到今天整个中国相声界最大的一个误区就是大批不是说相声的人在说相声,才会导致这个行业不这么景气。包括德云社甚至有的孩子到一定程度,我也会劝退的。就是孩子你别在这干了,虽然说你也干了好多年了如何如何,但实在你往后没有大的发展,这个事很难,因为他更多提倡的是天赋问题。
  • 网易娱乐:那您现在培养的徒弟中,好像还没有能完全独挡一面的,就很少这样子,那您会有什么策略吗?
  • 郭德纲:是这样的,比如说现在岳云鹏就算挺红的了吧。他算是除了我之外唯一能卖票能干商演的演员了。但是这个东西观众的考虑也多,比如说商演,对观众来说就是他能花700块钱听岳云鹏他就不如花1000块钱听我。所以这就是其他演员难做商演的原因。那么说日后如何呢,也是看个人的修炼程度了,因为观众的要求太高,挺难做的。(网易娱乐:提到说需要与时俱进,那你会从哪里汲取这些灵感呢?)这时候是天赋的问题,这并不是说我要经常上网,我或者要如何如何学习,我要天天锻炼身体,跟这个都没关系。你只要干这行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去做。这种技巧是你骨子里的东西。
  • 网易娱乐:可能同行的一些评论,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待的或怎么处理的?
  • 郭德纲:你想为什么只有同行才骂郭德纲,你说呢?我说一句话你就能明白,不管是春晚不管是相声大赛不管是多么当红的相声贵族,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郭德纲或者德云社的影子。这些人我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我开除的,这个原来是我家里的厨师,这个是我的电工,最次的也是我的热心观众,所以你想在他那个角度让他再夸我,这也不现实。而且每一段好节目,我都能找到德云社相声的影子,我一听就知道,这一段是烧饼那个节目里偷出来的,这是节目拿出来改头换面的新节目如何如何,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其实也说明这个行业离不开我。(笑)挺好,我现在岁数也大了我也不爱争竞这些,没用。中国有句老话就是谁好啊谁带着,就得了,人家挣8万8咱也不眼馋。人家说没辙了,可能咱还帮助帮助人家,就得了。争竞那都没用啊,我都40多了,再过个几十年差不多没事就死了就完了,再去争竞这个干嘛呀,你说呢?是吧,谁好是谁的。
  • 网易娱乐:最近有一个词挺流行的,叫“半壁江山”,您觉得自己是相声界的半壁江山吗?
  • 郭德纲:两个半壁江山(笑)。我们这行没有江山关键是。最重要的是人唱歌儿人有江山半壁,不管是什么,我们这行没有江山。中国相声界就剩一条船了,就我们这帮人在这船上凑合着活着,剩下的人都在水里泡着呢,你还有什么江山,是吧?
  • 网易娱乐:那您觉得艺术家、演员、艺人很多种身份,你最喜欢怎么称呼自己呢?
  • 郭德纲:我要说我是个艺术家,这你们得骂我,这人要疯。我要说演员吧,回答的太平庸。你们都会认为郭德纲得承认自己是个艺人,这样觉得好像又妥帖又大气,但实际上我是真不爱说这些,因为没用。你们每个人眼中的我不一样,有的人看我就是一暴发户,有的人瞧我就是一黑社会的,有人瞧我就是如何如何。一个人对付不了全世界的人,就是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对我个人而言,我也就是我就得了。我上次跟一个演员聊天,他就说,唉呀,我在网上看他们骂我了,我都气死了如何如何。我说你不能这样,他们是冤枉你我知道。比如说,你敲开这小区一号楼101单元的门,你跟他讲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如何如何,背后的真相。他会同意的。然后你再敲102,用你一生你能把这一个小区解释的过来吗?对吧?就是你跟你好的人交往就可以。而且话又说回来,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朋友,全世界人都跟你是朋友,你来往的过来吗?而且在这个行业里边,你挣的钱就包括挨骂的钱就包括被冤枉的钱,挺好,知足。(网易娱乐:您是一开始就这么坦然吗?)不是开始。开始他们为什么委屈我?为什么我们大家集体穿得整齐一点就说我们是黑社会?后来一想想,这个人如果面对面的跟我聊天,打死他也不敢这么说啊。网络是一个没有后果的发泄的一个地方,谁都得活着,对不对?而且最起码这么多年来,没有人面对面的指责过我,所有人见我都是夸我夸得都不行了,客气得都不行了。有好多人他骂你骂的很厉害,见面的时候头一个要求跟你照相的也是他。所以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他是不是挺可怜的?就得了。
  • 网易娱乐:那出道以来,你有没有觉得比较遗憾的事情,如果给你个机会的话,你有没有想去弥补的方式?
  • 郭德纲:没有别的遗憾。遗憾的就是,我如果当初只在娱乐圈呆着就好了。因为什么呢,我7岁学相声,16岁干专业,一直到后来说相声不挣钱,我就去做节目啊演戏啊做编剧啊。如果我能永远留在那会儿不再介入相声界,对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幸福。甚至如果有来生的话,再也不要说相声了。
  • 网易娱乐:那您现在享受这个职业给你带来的一切吗?
  • 郭德纲:还挺好的,没有这个职业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也不必感谢谁,我觉得一个工作嘛,比如我当个农民伯伯种菜,比如说去卖个报纸,比如说卖个小面,或者说怎么怎么样,反正这个工作,挺好。最起码这个工作让我觉得很开心,就完了。
  • 网易娱乐:这就是你作为相声演员的一种态度吗?
  • 郭德纲:这就是我一个相声演员的自白。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郑丽珠

责编 : 叶YY

视频拍摄 : 叶一阳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