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我不需要再把《卧虎藏龙》看一遍”

  • P2.“俞秀莲很内敛,比玉娇龙更难演”

  • P3.“我从一开始就不甘心做个花瓶”

  • P4.“婚姻是很重要,但我不想互相改变

  • 往期回顾

导语

16年前,李安的一部《卧虎藏龙》威震国际影坛,将中国武侠和东方意境淋漓尽致地展示给了全世界。相比片中玉娇龙的反叛跋扈,人们也感喟于俞秀莲的隐忍坚毅,结局她怀抱死去的挚爱李慕白哽咽痛哭,情状既让人心碎又令人惦念难忘。
终于,16年后,杨紫琼携“俞秀莲”归来,续写当年的江湖未了情。只是《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的导演已经变为前作中的武术指导袁和平,杨紫琼的“俞秀莲”也成为从前作中唯一得到保留的角色。
作为国际巨星,原本以为杨紫琼对采访提纲的审定会非常严格,但出乎意料,她全然开放,坦诚地对待每一个问题。采访当天,杨紫琼感冒了,在接受了几家媒体的盘问后,她声带干涩,工作人员急切地上前递来特意为她调制的茶水,她却顺手拿起桌上的瓶装矿泉水咕咚咕咚一饮而下,并对工作人员说,“没关系没关系,谢谢”。
在我们的采访开始前,杨紫琼还一一跟我们的工作人员微笑示意,态度随和友善,气质恬淡娴雅,没有一丝巨星的架势,而采访中,她最多的就是率真大笑。种种细节正悄悄为我们勾勒出一个让世界折服的东方女侠的气韵。

我不需要也不应该再把《卧虎藏龙》看一遍

杨紫琼
杨紫琼《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剧照
三年前,《卧虎藏龙:青冥宝剑》片方向杨紫琼发出邀约,请她出山再度饰演俞秀莲,延续一个20年后的武侠世界。收到邀请的杨紫琼当时“傻了一下”,她思忖,距离《卧虎藏龙》已有十数年之久,且珠玉在前,为什么要再重新编排一遍这个故事?但“俞秀莲”无可避免地开始在杨紫琼心里复苏了。   

当年的《卧虎藏龙》,李安把俞秀莲这个代表了中国传统女性形象的角色交给了杨紫琼,电影推出后,对俞秀莲的诠释,让杨紫琼备受赞誉,人们看到了“武打女皇”脱胎换骨的变化。而与女侠“俞秀莲”的交锋厮磨,也让杨紫琼对这个角色倾注了深厚独特的感情,她格外珍爱“俞秀莲”,两人仿若至交,又似知音,16年过去了,“俞秀莲”也在杨紫琼心里活了16年。因此,当有人想让她再度把“俞秀莲”交出去,杨紫琼很谨慎,“第一我要知道故事说的是什么,它是什么电影,第一要故事;跟着导演是谁,因为你作为一个演员的时间,一定要看故事,这个人物对你来说会不会有一个挑战性。”

导演虽然不再是李安,却由前作中的“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接过导筒,带着一个全新的故事静待“俞秀莲”的归来。“我知道,这是一个新的故事。还有之前《卧虎藏龙》第一集的时候,就是说江湖怎么神秘,怎么恐怖,不要进去。俞秀莲和李慕白跟玉娇龙这样讲的,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玩,就跑来跑去做大侠。但是在《青冥宝剑》这个故事里,袁和平导演真的带你进入什么是江湖,真的会吓你一跳。”杨紫琼说。

除了呈现的迥异的江湖样貌,杨紫琼对俞秀莲本身的变化更为看重,“最重要就是,有什么好玩的,还是有什么有挑战性的对我来说。就是俞秀莲这个角色,我这么爱护的一个角色,我也很好奇,她差不多十几年、二十年,她变成什么样了?她有没有真的保持到这个大侠的爱心?”

在《卧虎藏龙》的结尾,李慕白因保护任性的玉娇龙而丧命,失去挚爱的俞秀莲最终选择了宽恕,让玉娇龙“真诚地对待你自己”,肝肠寸断又一身侠骨柔情,令杨紫琼难忘。“对我来说,二十年后她是不是还是这样好的一个人?我就很好奇,她变成什么样了。”因此,这一切也都让杨紫琼最终选择将“俞秀莲”从自己内心掏出来,她甚至没有再去看一遍16年前的《卧虎藏龙》,因为她觉得,这种相伴老去的熟悉又陌生的状态,好像故人重逢,正是在新的故事中所需要的,“我不需要,也不应该再去看一遍。”

而杨紫琼也希望通过这次的演绎,让更多新的年轻人、更多外国人了解到什么是“侠”、什么是“侠义”,“这个故事我觉得很有信心,也很有体力想再演一下俞秀莲这个角色”,“我觉得这挺过瘾。”

俞秀莲比玉娇龙更难演

杨紫琼
杨紫琼:生活中我更像俞秀莲
《卧虎藏龙》为影史贡献了两个经典女性角色,一个是刚烈不羁、勇于追求自由的玉娇龙,一个是温良坚毅、外柔内刚的俞秀莲,一“放”一“收”,截然相反,而后者更寄寓着东方女性的特质。现实中一直以“打女”形象纵横国际影坛的杨紫琼,待人接物也温婉优雅,仪态从容,也许正是这种心性上的不谋而合成就了两位“东方女侠”。

在杨紫琼看来,她自己也和“俞秀莲”比较相像,“对我来说,作为一个演员,刚开始我已经觉得这个角色很特别,除了很特别,就是她很有我们中国女人、古代的女人,很有代表性,就是内涵,一个侠女的爱心。”但她又补充,自己有时候又会变成一个“龙”,“看时间吧,看环境喽。”

与角色本身的吻合,并不代表这个角色驾驭起来就容易。如果倒退20年,杨紫琼还是会选择“俞秀莲”,因为她觉得这个角色的难度更高,比“玉娇龙”更难演。相比玉娇龙的喜怒外放,俞秀莲的涵容万千对杨紫琼更具挑战,“如果是很放的,对我来说就比较容易一点,因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走就走吧。但是很有内涵的一个人,不讲话,但是你也要观众感受到她的内涵,感受到她的痛苦,她的爱心,从她的眼神,我觉得这样的角色是比较难去演的。作为一个演员,当然是越难的角色是越好的,对我来说。”

《卧虎藏龙》之后,“俞秀莲”成为杨紫琼演员生涯的一个标志性的角色,也开始让世界电影人发掘到这位武打女星的另一面,杨紫琼也正式跨出转型的第一步,接拍多部独挑大梁的艺术电影。

2011年,她和名导吕克•贝松合作《昂山素季》,饰演缅甸民主政治家昂山素季,完全剥去武打色彩,挑战世界政坛的争议性女领导人。这个角色让杨紫琼过足文戏瘾的同时,也迎来了她迄今为止难度最高的一次表演。“因为她的感情真的很复杂,从一个不知道她自己会变成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从她第一次回家看她妈妈生病的时候,到最后她放出来,对我来说是最挑战的一个(角色)。”

但正是这种挑战,让杨紫琼心生满足,“作为一个演员,第一个责任就是你的演技,你一定要演戏演得好,这个是你最重要的责任”,她感慨。

我从一开始就不甘于做一个花瓶

杨紫琼
杨紫琼:从小就有“女侠梦”
杨紫琼出生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华人家庭,家境优渥,父亲杨建德是马来西亚极富名望的拿督(马来西亚最高爵位)。1983年,21岁的杨紫琼从英国皇家舞蹈学院毕业后,参加了当年的“马来西亚小姐”选美比赛,并一举获得冠军。同年,她在澳洲墨尔本当选为“墨尔本小姐”。因此,很多人好奇,拥有丰厚背景和超高颜值的杨紫琼,为何最终踏上一条演艺圈最为辛苦的武打之路?

1984年,杨紫琼和洪金宝、林子祥、叶德娴等搭档合演了她的首部电影《猫头鹰与小飞象》,片中她扮演一位总被同学欺负、时常向别人求援的女教师。没有武打戏份的她,在看洪金宝跟其他演员“套招”的时候,觉得那些武打招式“好像舞蹈一样,我很好奇”。这让四岁就开始练芭蕾,舞蹈基础深厚的杨紫琼笃定,“我也可以做得到。”于是,从她的第二部电影《皇家师姐》开始,杨紫琼就毅然投身动作片,“那时他们给我机会的时候,我就很兴奋。”

杨紫琼的兴奋一部分也来源于这实现了她幼时的“女侠梦”,“就是小的时候一定会背着一个剑在后面,好像跟我弟弟玩的时间,两个人都骑马,打啦,噌噌噌,那个时间已经想要做大侠了。”她还记得初入武打片领域时,合作的导演对她的教导,“当时导演就是说,我们打的时候,要让观众忘记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所以打就是打,不是因为女孩子就要娇娇弱弱打,男孩子就要用力的打。”

直到现在,杨紫琼还抱持这样的心态,“我们女孩子也可以像你们男孩子打得这么拼命。”或许也正因如此,人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杨紫琼的打戏,总是一如既往地硬朗刚劲、干净漂亮,杨紫琼认为,只有这样,对观者和表演者,才都是一种双向的“享受”。

然而享受之外,拍动作戏的危险和艰辛也曾让杨紫琼心生退缩,但也只有一次,是在拍《中华战士》的时候。“那个时间是我在德宝公司拍完《皇家师姐》,接着我们在台湾拍《中华战士》。那个时候,大家说我们去拍两个星期,但是三个月都还没有回过家,还有很多受伤,颈椎呀、脚呀,到最后一天拍完的时间,我是这样子上飞机的。”杨紫琼毫不避讳地模仿起自己当时的惨状,呈现的几乎是一种瘫痪状态。这种遍体鳞伤又险境丛生的日常,让当时的杨紫琼自我怜惜地哀叹,“我不想拍动作片了,因为真的好惨啊!”但她又拗不过对武打的痴迷,“后来再去想一想,因为休息完之后,只有动作片有这么高的挑战性那个时候,又在想,好吧,又来玩吧。”

正是这种勇于冒险的付出和热爱,为杨紫琼回报了一条别开生面的演艺之路,因为她从心底就不甘于也更不想“做一个花瓶”,“我不希望这样子。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可以有比较多一点的挑战性的。”

婚姻是很重要 但我不想互相改变

杨紫琼
“婚姻是两个人对爱情的承诺。”
  如果说杨紫琼和俞秀莲在个人特质达到了“我中有你 你中有我”,16年后,二人在个人境遇上又多了一重巧合,那就是都未曾步入婚姻。电影中的俞秀莲因为礼教束缚和心有所寄,李慕白逝去之后20年,无论归隐还是出世,依旧孑然一身,独步凡尘。即便和她有过婚约的孟思昭重返人间,二人也并未在《卧虎藏龙:青冥宝剑》中有任何情意揪扯,女侠俞秀莲的一腔儿女情长,都付诸永不能携手白头的李慕白。

  现实生活中的杨紫琼,1988年曾和香港商人潘迪生结婚,同时应潘迪生的要求,杨紫琼退出影坛,但即便如此,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三年,1991年,二人因性格不合离婚,自此之后,又经历了几段感情的杨紫琼都未再选择婚姻。

  如今已经54岁的杨紫琼,和法拉利总裁Jean Todt的爱情长跑已经12年,其间几度盛传二人婚期将至,男友也求婚数次。但最近在《卧虎藏龙2》的电影发布会上,杨紫琼又透露,“真的,每一次他问我,我都会认真考虑。但是我们两个都很忙,他很了解工作对我的重要性,而我也理解他为了工作经常飞来飞去,我们俩都希望感情能低调,在一起最重要的还是互相尊重和沟通。如果我们有(婚礼)计划,一定会告诉大家。”隐约之间,婚姻又已推至渺渺无期。

  作为在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华人女演员,虽然杨紫琼的婚恋备受关注,外界甚至为她干着急,但杨紫琼却很洒脱,不为所困。谈及和“俞秀莲“的个人问题的重合,杨紫琼“哈哈哈哈”开怀大笑,惊喜异常,“哎呀,我跟俞秀莲太有默契了。”

  但对于感情和婚姻,拥有超长马拉松式恋爱经验的杨紫琼也不含糊,她一脸认真地聊起自己的婚恋观,“我觉得婚姻是很重要,为什么呢?婚姻是两个人对互相的爱情的承诺。最重要就是不止一张纸,跟你说你们两个现在已经结了婚了,是你们不停地沟通,不停地尊重。最记得就是你要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想改变他。很多时候在我们的理想就是,如果我可以让他变成一点点这样子,一点点这样子,那变成就是你不要爱他,你要爱他就是要爱他这个样子,全部。你也希望他也爱你的全部,对吗?不是因为你如果帮我做这样一件事,你会变成这样子,我就会爱你多一点,No, my God。”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上一部《卧虎藏龙》是16年之前,这一次您带着俞秀莲又回来了,您对这个人物的变化有哪些揣摩或者推敲?
  • 杨紫琼:其实真的17年了,从《卧虎藏龙》第一集,我就在演俞秀莲。作为一个演员,我觉得最重要就是要找到挑战,为什么要演一个角色。当然俞秀莲对我来说,刚开始我已经觉得这个角色很特别,就是她很有我们中国女人,古代的女人,很有代表性,就是内涵,一个侠女的爱心。但是现在,十几年后,为什么我觉得俞秀莲又应该出来跟大家见面了?我希望就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也会认识这个女侠,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大侠,她真的很有义气,很有侠义。我有机会,三年前吧,刚开始监制来找我的时候,我都傻了一下,就说哎,对哦,好像已经十几年,这个故事过去了很久了,为什么要再来再说一遍这个故事呢? 但是我知道,不再说一遍同样的故事,这是一个新的故事。还有之前《卧虎藏龙》第一集的时候,就是说江湖怎么神秘,怎么恐怖,不要进去。就是俞秀莲跟李慕白就是跟玉娇龙这样讲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玩,就跑来跑去做大侠这样。但是在《青冥宝剑》这个故事,袁和平导演真的带你进入什么是江湖,真的会吓你一跳。 对我来说,特别是作为一个中国演员,我很希望新一代的朋友,年轻人,都会认识这个大侠,还有孟思昭这个大侠,但是特别我希望外国的朋友也可以享受到我们的文化,就是什么是江湖,什么是武侠电影。有袁和平导演,这个故事我觉得很有信心,很有体力想再演一下俞秀莲这个角色。
  • 网易娱乐:当时片方跟您邀约的时候,您是不是也犹豫了一下,觉得可能《卧虎藏龙》本身像一个高峰一样在那了,珠玉在前,您当时是不是也有犹豫?
  • 杨紫琼:不是犹豫,当然第一我要知道故事说的是什么,第一要故事,跟着导演是谁,因为你作为一个演员,一定要看故事,这个人物对你来说会不会有一个挑战性。当然,因为第一集我有很深厚的感情在里面,但是第二集的《青冥宝剑》,这个是什么故事呢?肯定是不一样的故事,对吗?但是最重要就是,有什么好玩的,还是有什么有挑战性的对我来说。好像就是俞秀莲这个角色,我这么爱护的一个角色,我也很好奇,她差不多十几年、二十年,她变成什么样了?她有没有真的保持到这个大侠的爱心? 因为在第一集结束的时间,她是很痛苦的,但是她还在做一个大侠,就是我原谅你,你去好好的生活,她还这样子的,很有爱心的跟一个小姑娘这样说。对我来说,二十年后她是不是还是这样好的一个人?我本人就很相信,她是,因为她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就很好奇,她变成怎么样了?现在你看见,她又来进入江湖,就是为了一个承诺,因为她之前答应一个人,就是说永远会保护他的剑,就是青冥宝剑。所以我觉得她是很值得我们介绍给很多新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人也知道什么是大侠。我觉得这挺过瘾。
  • 网易娱乐:您在出演这部电影之前,有没有重新把前作看一遍?
  • 杨紫琼:没有,因为我觉得就好像俞秀莲,这个是过去了。
  • 网易娱乐:她重新在您身上马上就复苏了?
  • 杨紫琼:我在那个时间接演俞秀莲的时候,我们做调查,我们怎么样让这个人物观众会很投入的时间,已经做了很深厚的资料,那个资料是永远都会在我的心目中的。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怎么样是挑战呢?是真的过了这么多年,所以我也不需要,也不应该再去看一遍,因为永远都会在她的心里面的。
  • 网易娱乐:在《卧虎藏龙》里面,俞秀莲是一个很隐忍、很坚毅的,非常恪守道德礼教的一个女性,玉娇龙可能是一个她的反面,比较倔强,或者比较勇敢追求自由的女性,这两个角色,您觉得在您身上您更接近哪个?就是您本人。
  • 杨紫琼:我觉得我本人比较像俞秀莲一点点。但是有时候都会变成一个“龙”了,看时间吧,看环境喽。
  • 网易娱乐:所以您个人是比较喜欢俞秀莲这个角色的。如果有选择的话,比如我们再退回20年,让您再选择的话,您会选择玉娇龙那个角色吗?
  • 杨紫琼:我觉得演俞秀莲难度比较高一点。内涵,你如果是很放的,其实很放的,对我来说就比较容易一点,因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走就走吧。但是很有内涵的一个人,不讲话,但是做观众的一定要感受到她的内涵,感受到她的痛苦,还是她的爱心,从她的眼神,我觉得这样的角色是比较难去演的。作为一个演员,当然是越难的角色是越好的,对我来说。
  • 网易娱乐:《卧虎藏龙2》,我上午看了,觉得它有很多讲的是对江湖道义的一种捍卫,或者叫守护。所以我不知道您小时候有没有这样一个女侠梦,或者江湖梦。
  • 杨紫琼:呵呵,就好像我们,一定有的。就是小的时候一定会背着一个剑在后面,好像跟我弟弟玩的时间,两个人都骑马,打啦,噌噌噌,有啊,那个时间已经想要做大侠了。
  • 网易娱乐:您以前也是选美冠军。所以用现在很流行的话来说,您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选择了可能男性都会觉得敬而远之的武打戏路,这个当时您是怎么考虑的?
  • 杨紫琼:呵呵呵,我比较喜欢运动,很多运动,从小我是跳芭蕾舞的。那变成舞蹈是我个人一生都做的事情。当我去了香港有机会加入电影圈的时间,我第一部电影是一个动作片,但是我是扮演一个小女孩,就是给人欺负的,就是我们的男生来救我们呀,这样子。但是那个时候我看见他们套招的时候,就是洪金宝导演,也是做指导的,我看到的时候,就是好像舞蹈这样子,因为全部都是套出来的嘛,我跟你打几招,你几个这样子。我看就是好像舞蹈一样,我很好奇。 还有我觉得我可以做得到,那个时间他们给我机会的时候,我就很兴奋。但是要抱着这个心态就是,我们女孩子也可以好像你们男孩子打得这么拼命。所以当时导演就是说,我们打的时候,我们要观众忘记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所以打就是打,不是因为女孩子就要(娇娇弱弱)这样的打,男孩子就要(用力的)打。当时我已经很喜欢做我自己的动作,因为我觉得我可以做得到。 到现在目前为止,我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因为在电影里面,我才可以做得到这件事,我不可以现在就去在马路上“好吧,我跟你拼了,来吧”在电影里面我就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很过瘾的打法。
  •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您内心里面可能不像大多数那些女艺人一样,甘于做一个花瓶?
  • 杨紫琼:我不希望这样子。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可以有比较多一点的挑战性的。
  • 网易娱乐:拍武打戏,有时候很多文戏和武戏要一起来,这种文戏武戏兼顾是不是也挺难的?
  • 杨紫琼:其实如果你的文戏做得不好,你的武打是没有用的。我记得有一个很好的导演跟我说,他说你可以不打,无所谓的,我们可以用替身的嘛,其实他们用替身有可能武师也开心一点,因为他们没有这么怕。他跟我们演员打的时候,他们的压力很大的。但是如果两个都是替身的话,他们就乒乒乓乓。但是导演就跟我说,你演不到的戏的话,我不可以用替身的。所以作为一个演员,第一个责任就是你的演技,你一定要演戏演得好,这个是你最重要的责任。
  • 网易娱乐:16年之后,俞秀莲又回来了,但是她还是没有走入婚姻,还是孑然一身。您迄今为止好像也是,对吧。
  • 杨紫琼:哎呀我跟俞秀莲太有默契了。
  • 网易娱乐:俞秀莲她可能因为自己心里已经有李慕白了,再加上她有一些礼教的束缚,可能她没有选择婚姻。但是对您来说,您对婚姻的态度或者理解是什么?
  • 杨紫琼:我觉得婚姻是很重要,为什么呢?婚姻是两个人对互相的爱情的承诺。最重要就是不止一张纸,跟你说你们两个现在已经结了婚了,是你们不停地沟通,不停地尊重。最记得就是你要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想改变他。很多时候在我们的理想就是,如果我可以让他变成一点点这样子,一点点这样子,那变成就是你不要爱他,你要爱他就是要爱他这个样子,全部。你也希望他也爱你的全部,对吗?不是因为你如果帮我做这样一件,你会变成这样子,我就会爱你多一点,No, my God.
  • 网易娱乐:您现在也是在国际影坛上可以说是叱咤风云,现在有很多中国演员,或者亚洲演员,会去好莱坞拍电影,但是很多人又会觉得只是去打个酱油,或者是做一个花瓶。以您的经验来说,东方演员去好莱坞,在国际影坛上,如果想要立足的话,需要具备那些条件或者因素?
  • 杨紫琼:第一,如果你真的要去好莱坞发展的时候,你一定要讲英文,这个是一定的。你如果不会英文,不要再想了,因为他们拍的电影全部都是英文的。还有就是它的故事有时候会有我们中国人,但是不会常常有,我觉得最重要就是我们要弄好我们自己的市场,我们自己的市场强的时候,他们就会来这里拍我们的电影嘛,那我们就会更加有机会。但是要拍好莱坞的电影,英文是第一的,这是没办法的。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叶YY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