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导语

  • 用文戏或武戏界定演员,完全是错误的

  • 经常会感到打腻了,到瓶颈期我就退休

  • 拿奖有几亿票房,都是年轻人的欲望

  • 复制甄子丹:除了好功夫要有好演技

  • 往期回顾

导语

甄子丹53岁了,从18岁入行到现在,已经很难算清他演过多少部电影,如今他依旧保持着一年两部电影的产量。甄子丹因为拍戏受过很多伤,如果把所有伤痕累加起来,拼成的也许就是他35年来的演艺版图。
作为华人功夫巨星,甄子丹将拍电影这份事业形容为“制造自己的产品”。
“每一个人去制造自己的电影、制造自己的产品的时候,我说‘产品’,肯定会考虑到这个点,观众希望能够看什么,我们尽量去满足观众,达到观众要求的东西。”

用文戏或武戏界定演员,完全是错误的

甄子丹
用文戏或武戏界定演员是错误的。
武打演员比一般演员在身体的损耗上更深重,有时要短兵相接,有时要长枪相向,有时要徒手搏击,镜头里的身影潇洒灵动,镜头外的身体也许伤痕累累,危险指数颇高。

作为功夫巨星,甄子丹已经数不清自己因拍戏受过多少伤了,几乎每拍一部戏,他身上就会留下一些痕迹,“太多了,我从头到尾,从手指到脚趾都是伤,不是开玩笑。”这次来北京上飞机之前,他还去看了医生,因为右脚的右趾尖变形了。

在拍摄《叶问3》时,有一场戏是甄子丹和张晋对打,武术指导袁和平想创造一个经典的武打场面,“我们两个人拿着咏春的刀,就越打越快,所以在经过20几条之后,他还继续要求,能不能再快一点,那个刀能不能再贴脸多一点。我跟袁和平说‘八爷,你再贴我就是刮胡子了。’到最后就是越来越贴,那个刀,基本上是张晋往我那边攻,我在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挡,那个刀越来越贴越来越贴,终于到最后,有一条就是砍到这个鼻子,鼻子就这样了。”他侧起脸,用手捏了捏鼻梁,给记者看他受伤的地方。他甚至把这次意外当成了一个段子,“那个笑话就是,到最后袁和平还是选择了前几条。”

尽管如此,甄子丹并没有任何怨言,他觉得为了极致的镜头表现,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他也特别理解自己的师父袁和平。“这个完全就是袁和平他那么多年来的一个习惯,我太懂他了。因为我认识他几十年,他是我师父,带着我入行,我当时跟他拍戏的时候,也当过他的武术指导,我完全知道他的要求。特别在我们这个《叶问3》,因为他要面对《叶问1》、《叶问2》,洪金宝大哥创造出来的几场经典的场面,所以他确实是压力很大的。但是那场出来,我相信也会达到目前为止经典的一个水平。”

很多人认为武打演员只是拳脚功夫,文戏是短板,所以一直以来,武打演员都面临“不会演文戏”的诟病,而很多人也会用武戏和文戏界定一个演员的类型。在甄子丹看来,这些“是完全错误的一种分析”,“文戏武戏都是戏,我们拍武打戏、功夫片、动作片,不是打擂台。你要把这个角色演好,在演的过程,你拿着那把刀去劈你的对手的时候,你不是真正的劈下去,你是演在劈下去嘛,对吧。”

聊起这个话题,甄子丹显得有些激动,他对外界在表演上的文武之分、文与武的比例、文与武的定义都有着很大的怀疑,“什么叫文、什么叫武?武中有文,文中有武,你在打的过程其实是充满着文戏,这个完全是根据故事的需求,不是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说着拿起桌上的杯子,“武是什么意思呢?武是身体上的一些表达,用四肢来去表达一些技术,这个技术叫武术。我拿着这个杯子,这个叫什么术呢?这个是身体的一部分。你说这个没有文戏吗?我内心说了,我想表达我要拿这个杯子,然后我用手放在这个杯子上,然后放完这个杯子,我看着你说一堆话,一堆对白,这个演的过程一部分,所以那种(分析)完全是错误的。”

因此,虽然被称为“武打专业户”,但甄子丹对所谓的“文戏”并无太多需求,“我专长就是拍武打片的,我觉得是演员的一个品牌和特色。”

经常会感到打腻了,到瓶颈期我就退休

甄子丹
到瓶颈期我就选择退休。
甄子丹常常饰演身手不凡的大侠,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招一式都能御敌于无形,角色本身也似乎永远“打不死”,被网友戏称为“宇宙最强”。然而现实中的他经常有打腻了的时候,每次拍戏拍累了,他都会在心里和自己说,“我不想做了”,“每个人累都会有埋怨,这个是人的本能来的嘛,我在拍戏的时候可能会‘哎呀,我想家了’,反正就是一些你我都会发生的一些平常的情绪,肯定会有。”

虽然这些负面情绪对甄子丹来说已经成为常态,但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还是有着清醒的判断,“对于你做的一件事,是否比你的情绪大?如果比情绪大的话,你肯定会坚持下来。第二天不累的话,肯定还是有那种冲劲,还是往前冲。”“演戏,当然它会给我带来一些赚钱的途径,但是我爱电影,才站在你面前嘛,如果我不爱我就退休了。”

当问到如何处理时常出现的倦怠情绪时,甄子丹说他会“回去睡觉”,而当问到曾经有没有进入过瓶颈期的时候,甄子丹坚定干脆地回答,“瓶颈期我就退休,就那么简单。” 其实甄子丹也想过转型,但后来证实“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比做这个更好,我也不能煮饭煮得好,不然的话我可能会考虑做主持人。”而曾经尝试做过导演的他,认为导演工作耗时太久,投入和产出比例不太平衡,“我 没有这个时间。可能会花两年才拍一部电影,十年我才可以拍五部电影,这个对我来说不是我希望追求的。”

他之所以这么看重时间成本,很关键的一个因素是家庭,“我是一个顾家的人,大家都知道,如果我花那么长时间,我现在已经不够时间回家了,你说如果我要在外地拍一年两年,这个我觉得我太对不起家人了。”“我现在保持着每一年拍两部电影,我觉得这个还健康。有些演员一年六七部,这个是太离谱了。

拿奖有几亿票房,都是年轻人的欲望

甄子丹
拿影帝高票房都是年轻人的欲望。
塑造过那么多角色,已过知天命年龄的甄子丹,再挑选剧本时更多地强调做艺人的“社会责任”,“因为一部电影,它可能会影响到千万人,或上亿的人,比如说这个电影出来,是带给社会不良的影响,我不接那种戏。”甄子丹说他希望自己的电影“充满着正能量,充满着希望,看完之后你觉得人生是很有意义的,我希望选那些题材跟角色。”

做演员职业的人,也许平生都想得到出彩的角色,可以让自己发挥所长,酣畅淋漓地释放演技,但甄子丹却没有这种期许,他说这是他跟其他演员最大的差别。“我不是那种演员,就是我要追求演。无论效果怎么样,无论我出来影响怎么样,每个演员的取向跟追求不一样。有些演员‘哇,我演到这个角色,我多满足’,他的这种欲望,甄子丹没有。”

正能量甄子丹甚至几乎不演反派,情欲戏也更与他绝缘。“‘如果我要演一个精神病的杀人狂,多牛、多表达我的演技多好’,我不是那种演员,我爱演戏,但我不爱我的角色带给自己的小孩、人家的小孩一些负面的影响。特别我年纪越来越大,我更希望就是,你看完了之后觉得很开心。” 传达“生命是美好的、人是善良的、社会是有正义的”,这种面向公众的责任感是甄子丹作为一个演员的成就感的来源。相比之下,奖项对他已经不重要了。1993年,他凭借《黄飞鸿2男儿当自强》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2009年,他凭借《叶问》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两次入围金像奖却都失之交臂,甄子丹说他已经过了靠奖项证明自己的阶段了。

他把那个阶段形容为“年轻的欲望”,“每个演员都会有,你必须要有这个,这个很正常的,有野心你才有动力。野心会带给你很大的欲望,其中拿奖啊、票房,肯定是一种欲望。”如今甄子丹已经“把那种冲劲回归到针对完全单纯的艺术本身”,“这样你才可以过得更舒心一点,而且你会演得更好,为了拿奖去演你就演不对的。”

除了对荣誉与艺术之间的关系更豁达,甄子丹对奖项也有了自己的认知,所以得不得奖对他也无所谓喜悦与失落,“首先那个所谓的奖是怎么来的?是人家去定的,是哪些人?是一团人。所以某团人去评价你好与坏的话,这个你觉得会比普罗大众去评你来得更有意义吗?”他还举出莱昂纳多和布拉德•皮特多次陪跑奥斯卡的例子,“奥斯卡是最高荣誉的,他们也没拿过,那代表演技不好吗?所以这个不重要。”

复制甄子丹:除了好功夫要有好演技

甄子丹
没有好演技就没有出路。
甄子丹出生在武术世家,18岁被八爷袁和平带入行,开始在港产武打片里崭露头角,袁和平告诉网易娱乐记者,“当年第一次见甄子丹,就觉得他外形不错。”而甄子丹回忆自己涉足演艺圈,“完全就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成龙也是、李连杰也是,李小龙都是,我也是。因为当时我刚好练武,然后很流行这种功夫片,好多人需要一些会武功的人入行,就这样,我是这样糊里糊涂的就入行了。”

时代给了成龙、李连杰、甄子丹等人成名的机会,造就了一代功夫巨星,如今他们也在慢慢老去,新生代武打演员却后继乏力,也很少有年轻人热衷于习武。对此,甄子丹认为,整个社会环境已经变了,“他没有这个需要嘛,当时我们没有电脑,没有游戏,没有其他的娱乐,只有一个娱乐就是练功夫。现在年轻人,他可能有一些会对功夫有兴趣,但是同时他有几十种其他的娱乐,就分割掉了。”

同时,在甄子丹看来,针对武打演员,也缺少入行渠道和造星机制,“你说中央戏剧学院也好,北京电影学院也好,上海戏剧学院也好,它没有一个专业就是‘武打演员’,它确实没有。”“所以没有入行的途径,他想去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做一个功夫演员,原来那里面都没有这个课程的,他没有一个很清楚的方向。所以这个确实是有问题的。”

如何解决?“咱们中国那么大,有没么这种天分的人才?肯定有。但是你问我怎么去寻找所谓的接班人,我只能就是拍好的功夫电影,然后影响大家对功夫有兴趣,对银幕上功夫的表演有兴趣。如果我做一个功夫演员做好了,如果有这种的推动力,我只能这样子。你说我开一个班,不如我拍一部好的电影。因为开一个班,可能你最多就是几百个学生、几千个、几万个学生,你拍一部好的电影,可能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是受到这个电影的影响。”

当被问到成为一个功夫巨星需要什么质素时,甄子丹低头沉思片刻,然后郑重其事地强调需要“好的演技”,“功夫不用说了,你已经说功夫巨星嘛,他肯定功夫要好了,不能三脚猫的功夫,肯定需要很扎实的;再必须要有演技,一定要有演技,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才有出路。”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之前您已经拍了两部叶问系列了,这次再拍第三部的时候,因为我之前听了您受了很多的伤。
  • 甄子丹:我其实每一部电影都会受伤,这些受伤完全是意外,我也不想。在这个戏确实有受伤,但是幸好啦,没什么大事。(网易娱乐:这次好像是鼻骨断了?)鼻骨也不是断了,是有一段戏,我跟张晋在对打,我们两个人都拿那把刀,就越打越快,我们的武术导演袁和平,他希望能够创造一个武打的经典场面出来,所以在经过20几条之后,他要求能不能再快一点,那个刀能不能再贴脸多一点。我跟八爷袁和平导演说“八爷,你再贴我就是刮胡子了。”真的很贴,其实一早,等一下我告诉你这个笑话,到最后就是越来越贴,这个刀基本上是张晋往我那边攻,我在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挡,那个刀越来越贴越来越贴,终于到最后,拍了20几条,有一条就是砍到这个鼻子,其实那个笑话就是,到最后袁和平还是选择了前几条。(网易娱乐:就是最后受伤的那一条没有用?)这个完全就是袁和平他那么多年来的一个习惯,我太懂他了。因为我认识他几十年,他是我师傅,带着我入行,我当时跟他拍戏的时候,也当过他的武术指导,我完全知道他的要求。特别在我们这个《叶问3》,因为他要面对《叶问1》《叶问2》,洪金宝大哥创造出来的几场经典的场面,所以他确实是压力很大的。但是那场出来,我相信也会达到一个目前为止经典的一个水平。
  • 网易娱乐:您刚才也提到,因为前两部都是洪金宝先生做的武术指导,这次为什么换成了八爷?
  • 甄子丹:完全是洪金宝大哥的档期。(网易娱乐:档期对不上?)本来我们去年要开拍,我们导演叶伟信还没想好,因为很多年,因为我们拍完第二集出来很成功,受到观众的喜爱,整个市场都出现了不同的叶问的一些系列,电视、电影都有。叶伟信就说,如果我再拍的话,我必须要找到一个我想拍的题材,一个方向。所以他一直在酝酿,在琢磨。一直到去年香港的监制老板黄百鸣先生,就给导演压力,说去年能不能,就是去年几月份,他就问“现在能不能拍?”叶伟信说不能拍,结果一路拖,拖下来,刚好洪金宝大哥档期就没了。之后他就说请你师傅出山吧,就是袁和平,后来就换了袁和平先生。
  • 网易娱乐:整体来说是以叶问这个人物为原型,进行一个艺术化的处理也好,或者自己的构思也好。从1拍到2再到3,您个人对这个人物在心态上有什么变化?
  • 甄子丹:我没什么变化,应该我重新再说一下,从人物的创作,人物的表达,我没什么变化。因为我不可能再演一个不一样的叶问出来。但是从心态肯定会他越来越成熟,因为每个演员去演一个角色的时候,肯定是随着他的年龄的增长,他把他投放进去。所以我常常说,就是没一个演员,不同的演员去演一个角色,同一个角色,他出来的味道肯定不一样。因为他用自己自身人生的经验,他的人生观,去演这个角色出来,所以肯定是。甄子丹八年后,肯定老了八年,那我演这个角色肯定是也成熟了八年,就那么简单。你说整个感觉,完全就是《叶问1》、《叶问2》的那种感觉,他是一个家庭男人,他是不喜欢很刻意的传递自己的武术价值,他只是很希望过一个很平静的生活。
  • 网易娱乐:八年前到八年后,您在这个角色身上注入了自己什么,就是您个人的一些经验或者心态?
  • 甄子丹:个人的经验,我只是把每一个角色都演好。你看第二部,这六年我演过很不同的角色,从卧底、孙悟空、关云长,武侠,很多不一样的,甚至一些喜剧。作为一个演员,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很宝贵的一些经验。但是你说有什么,完全是根据,我们创造的这个叶问,刚刚我说道,就是这个叶问他的背景,他的家里是这样的,他怎么样,他一代宗师、咏春,我完全是根据这个,完全从一个演员出发去挖掘这个角色。(网易娱乐:听说这部《叶问》里面,您的文戏会比较多?)其实文武都有啦,我不想透露太多了。
  • 网易娱乐:您这么多年一直在专注于武打片或者动作戏,您个人会想对这种文戏需求多一点吗?
  • 甄子丹:这个是完全错误的一种分析。文戏武戏都是戏,这个是完全不对的一个分析。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拍武打戏、功夫片、动作片,我们不是打擂台。你要把这个角色演好,在演的过程,你拿着那把刀去劈你的对手的时候,你不是真正的劈下去,你是演在劈下去嘛,对吧。当然每一部功夫片,我们中国的功夫片有一定的、相当的要求,就是要扎实的功夫,甚至你要很好的功夫,才可以演成一个高水平的功夫演员。但是文武,你在打的过程就是文戏,它不是武戏。不是说我拿了一个杯子,你说这个武还是文呢?武是什么意思呢?武是身体上的一些表达,用四肢来去表达一些技术,这个技术叫武术。我拿着这个杯子,这个叫什么术呢?这个是身体的一部分。你说这个没有文戏吗?我内心说了,我想表达我要拿这个杯子,从心里我要想,拿这个杯子,然后我用手放在这个杯子上,然后放完这个杯子,我看着你说一堆话,一堆对白,这个是一部分,演的过程的一部分,完全是错误的。所以好多人都觉得,文戏武戏,章子怡去演她在《一代宗师》,你说她武戏是在演还是真打呢?她当然在演了,她演得非常好,但是她在演。她跟张晋去打的时候,她在演,演成哎呀,我打中很痛,而且我怎么再打你。这个完全是演戏的一部分。
  • 网易娱乐:所以对演员来说,可能文戏武戏根本就没有分那么清楚?
  • 甄子丹:一个演员去演武打戏的时候,肯定要经过演戏的那个步骤跟过程的嘛,所以他必须要有表演艺术来的。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类型,王宝强,我好哥们儿,他演好多喜剧,你说他不是一个好演员?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但是他的专长就是拍一些喜剧类型的片,这个是他的,难道你问他,喂,你演那么多喜剧,你不演喜剧好不好?是他的专长来的嘛,你卖就是卖这个,卖北京鸭子嘛,你这个专长就是这个,你有其他的菜,但是你还是在卖这个北京鸭子嘛。我是一个专长,专长就是拍武打片的,这个我觉得是每个演员的一个品牌来的嘛,这个特色来的。
  • 网易娱乐:因为您也算是一个很高产的武打片演员,入行这么多年,也是以这样的身份进入公众视线,这么多年以来,有没有进入瓶颈期的时候?有没有觉得打腻了?
  • 甄子丹:坚持,瓶颈期我就退休,就那么简单。打腻,当然有了,你觉得你现在访问的问题,你肯定会有时候,今天你访问甄子丹我不知道你什么感觉,你可能访问其他的演员,肯定有一两趟你觉得“哎呀,我腻了”,这个是人的反应来的嘛,人的反应来的,肯定有。但是问题是你为什么还站在这个岗位?肯定因为你喜欢这个岗位,我不知道你明天会不会喜欢,但是到目前为止,你肯定很喜欢,不然的话你不会入行。你肯定会爱这个工作,你才会投身这样进去。我在演戏,完全,当然它会给我带来一些赚钱的途径,但是我是爱这个电影,才站在你面前嘛,如果我不爱我就退休了。所以只要你爱的话,只要你坚持的话,你会继续下去。但是接下来你再讨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爱这一行,但是你能不能做好你的工作?这个就是影响到你能不能还继续在你的行业里面站稳。
  • 网易娱乐:您有没有考虑过拍一些文艺类型的片子?
  • 甄子丹:我觉得我的片里面很文艺,所以这个问题又回去你当初问我的,究竟文与武的比例,文与武的一个定义。什么叫文、什么叫武?武中有文,文中有武,你在打的过程其实是充满着文戏,你在文戏的一些武打的场面里面,你要表达武的一些身体上的一些表演,所以这个完全是根据故事的需求,不是说我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角色怎么样就怎么样,剧本怎么样就怎么样。剧本需要我这个叶问要一打十,那我就一打十喽,剧本需要我回去跟我老婆吃饭,那我就跟我老婆吃饭喽。这完全不是说这个五场武打、三场文戏,下一部我要求三场武打、五场文戏,不是这样子的嘛,完全就是根据剧本的需求。
  • 网易娱乐:您现在在挑剧本,有什么自己的标准或者原则吗?
  • 甄子丹:首先剧本必须要,角色我必须要喜欢,我必须要认同这个角色的性格,还有他的,因为一部电影,它可能会影响到千万人,或上亿的人,所以你在作为一个那么强大的一个产品这个平台,我们做艺人,必须要有责任,去选择出来的效果。比如说这个电影出来,是带给社会不良的一个,我不接那种戏。我希望我的电影是充满着正能量,充满着希望的。看完之后你很,觉得人生是很有意义的,我希望选那些题材跟角色。(网易娱乐:很多演员都说可能演反派更过瘾。) 所以这个是我跟其他演员最大的差别,我不是那种演员,就是我要追求演戏。无论效果怎么样,无论我出来影响怎么样,这个是有一些演员,我不是说不认同他,每个演员的取向跟追求不一样。有些演员“哇,我演到这个角色,我多满足”他的这种欲望,甄子丹没有,我不是那种演员“如果我要演一个精神病的杀人狂,多牛、多表达我的演技多好。”我不是那种演员,我爱演戏,但是我不爱我的角色带给小孩,自己的小孩,人家的小孩一些负面的影响。我希望,特别我年纪越来越大,我更希望就是,你看完了之后觉得很开心。
  • 网易娱乐:这是您做演员的一个成就感的来源嘛?
  • 甄子丹:我的成就感,就要刚才我说的,观众看完了之后感觉,生命是美好的、人是善良的、社会是有正义的,我希望多演那些角色。除了我自己是拍戏拍那么多年,我认为我自己也有一些社会的责任。
  • 网易娱乐:那种比如说电影的票房高低,也会影响您这种成就感吗?
  • 甄子丹:不会,真的不会。因为首先不是我控制的,我只是一个演员,一部电影的票房成功,特别是今天的市场,它的外来的因素太多了,天时地利人和,作为演员你没办法控制。就算你今天是最卖座的演员,下一部戏可能是不卖座。如果这样子的话,作为一个演员,你是不是过得很不开心呢?没有一个演员能够保证每一部电影卖座的,他肯定有高有低有高有低,这个完全是市场去给这个片的一个最后的定论来的。但是作为演员,你必须要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你把自己的角色演好,也是你只能这样做。我几十年前曾经拿过票房80万港币、90万港币的一部电影,也拿过几年前拍的《大闹天宫》的11亿人民币的票房,你说甄子丹有高有低,如果我背着这个包袱去拍戏的话,我肯定演不好,我出发点已经不对了,我没有这个艺术的单纯,你必须要保持着这个做演员,把这个角色演好的那个单纯的心,才可以把这个角色演好。其他的让整个包装,谁知道?运气也很重要。
  • 网易娱乐:有的演员可能就被,因为他老演一些票房不好的电影,可能就被观众称为“票房毒药”?
  • 甄子丹:“票房毒药”都会变成“票房灵丹”,几十年前周润发,大家说他是“票房毒药”,然后他演了一个《英雄本色》,马上变成发哥,每个人都会有这个,不能说,我们去评价一个演员,必须要看他的作品,必须要看他本身的表演的一个水平。发哥那么多年来,他每一部电影都有一定的表演的水平,我只是用他作为一个例子,每个人都会,成龙大哥也是、李连杰也是。(网易娱乐:您内心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期许,比如说得个金马影帝,或者金像影帝,还是说您已经过了这种需要用奖项证明自己的阶段了?)过了,过了。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年轻的欲望,比较冲的那种欲望,每个演员都会有,你必须要有这个,这个很正常的,有野心你才有动力。野心会带给你很大的欲望,其中拿奖啊、票房,肯定是一种欲望。现在我把那种冲劲已经回归到针对完全单纯的在艺术本身,这样你才可以过得更舒心一点,而且你会演得更好。因为你没有为了,为了拿奖去演你就不对的。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叶YY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