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art1.“我本这样,永远相信童话是真的”

  • part2.“我当然可以被取代,你觉得呢?”

  • part3.“有点焦虑,喜剧真的越来越难拍”

  • part4.“有点怀疑,我的电影是经典吗?”

  • 往期回顾

导语

周星驰斜靠在沙发里,身形单薄,穿一件电影《美人鱼》的卡通卫衣,戴着的也是人鱼元素的帽子,将他标志性的灰白相间的头发遮挡其中。他觉得灯光不对,指挥我们的摄像师把灯挪远一点,这样他会舒服一些。他稍微正了正坐姿,然后眯眼微笑,露出一排细细白白的牙齿,那个在他很多部电影中都会出现的经典笑容回来了。
就在采访前的《美人鱼》发布会上,有一个环节,是邓超和林允模仿《喜剧之王》里他和张柏芝的经典桥段,一旁的周星驰作为指挥,不断要求林允脸再侧过来一点,他强调“要照顾镜头”。即便只是台上的轻松互动,他对细节的周全,都让人恍然以为,这真的是在属于导演周星驰的片场。
与周星驰对话并不轻松,曾跟他过招的媒体同仁们,都或多或少表达过同一个印象:难聊。在电影中天马行空荒诞不经的喜剧之王,私下羞涩,话少,甚至有些枯燥,采访他,就像身处一场短兵相接的拉锯战,他小心,审慎,又随时会陷入冷场。在十五分钟的对话里,每抛出一个问题,他基本上都要思考片刻,再挤出一个“是”、“对”,继而再补充几句很简短的信息,但他又有那种也想多说几句的努力,看到你的疑惑未解,他会显得有点尴尬。 而很多时候,他还会蹙着眉头绷起嘴反问,“是吗?”“你觉得呢?”“你说呢?”……他会很诚恳地问询采访者的意见,但并非故意刁难,而是一种本能的防御和好奇,他似乎在找寻某种余地、某种双方都能成功上岸的途径,因为他也想知道答案。
因此,作为访问者,就像卡夫卡《城堡》里的测量员一样,在不停地受阻于城堡门前,而周星驰就是那座威严、神秘、孤独、无解的城堡,他看似柔软随和,内核却非常牢固敏感,可望不可即,稍一触碰,就逃走了。

“我本这样,永远相信童话是真的”

周星驰
我本这样,永远相信童话是真的。
周星驰曾经说过,“电影最主要就是创意”。在距离上部作品《西游•降魔篇》三年之后,他又将安徒生的童话故事《美人鱼》,注入新作的创意之中,旧瓶装新酒,推出同名电影。他提及自己潜心三年的考量,“‘美人鱼’,我没做过,所以非常新鲜。从小就知道这个题材,大家都知道同样的故事,但就是没太多人去做,尤其是电影方面。”

他接着阐述自己对于乏人问津的题材的冲动,“就是越少人去做的,越少人去想的事情,我就有一种冲动,哎,这个是不是可以试试呢?其实首先大家都知道人鱼的故事,这是第一,但又不是很多人做,我觉得空间很大,所以就把它放在一个现代的背景里。”

在《美人鱼》中,周星驰一改以往聚焦小人物命运悲喜的主题,开始探讨人与自然、海洋保护的宏大主旨。在最近曝光的终极预告片中,“美人鱼”林允在片尾做深情独白:“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分钟,假如地球连一滴干净的水、一口干净的空气都没有,你最想干嘛?”可见周星驰这次在电影中投入的人文关怀和普世命题似乎更加深重,力度也更为尖锐。

而无论是《喜剧之王》里不穿裤子的小孩,还是《功夫》里的棒棒糖和如来神掌,亦或是《长江七号》里的萌物七仔,还有《西游•降魔篇》中的儿歌三百首,直到如今的“美人鱼”,童真元素在周星驰电影中几乎俯拾皆是,而或许也只有他,会如此热衷于将成人世界中的低幼符号,一以贯之地运用在自己的电影中。

这和他自身的秉性也不无关系,周星驰自剖道,“说的好听就是童真,如果说现实一点就是比较幼稚,可能我现在就是这样子,但我自己也非常开心。”54岁的他仍旧相信童话是真的,因为他认定人性本善,“其实很多人都觉得童话是假的,但对我来说其实童话是真的。童话里面要表达的东西是很简单的,就是人性的美好,我相信人性是美好的,所以我相信童话。”

但相信童话的他,现实中却接连遭遇昔日搭档和工作伙伴的揭短、非议和交恶,恩怨是非,暗流涌动,让他的童话梦难免触礁。我问他置身娱乐圈这么多年,在纷繁错杂的人际关系中,保守这份童真是否困难,周星驰淡淡回答,“我觉得不难,因为我根本就是这样的”,他又似有所悟,补充一句,“有时候就是重点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要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做”。

在电影《美人鱼》里,周星驰将邓超扮演的角色,设定为内心是个单纯的小孩,但为了应对复杂的社会,证明自己很厉害,他就贴上胡子伪装成大人,掩饰自我,从而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像一个海胆,浑身是刺,但其实很孤独。 这个角色,也是周星驰对自身的一种投射和认知,“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厉害”,说完这句,周星驰顿了顿,加了一个定语——“曾经”,“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因为年纪越大,其实你就越知道,自己是多么渺小。但是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所以这些感觉其实都是我对自己本身的理解。”

“我当然可以被取代,你觉得呢?”

周星驰
我当然可以被取代,你觉得呢?
走在街上,放眼望去,可能找不到一张像《美人鱼》那样精简的公交站台电影海报了,白底红字,只有片名和“周星驰”醒目地书写在上面,寥寥几笔公映信息也被丢在角落,没有演员阵容,没有煽动性的画面或文案,一切都没有任何前缀和修饰,但它的无形号召,却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倾覆之感。没有导演敢这么做,这种自信也许只属于周星驰。 采访时我跟他提到这个现象,却意外启动了他反问的阀门。他认真地向我发出一系列连珠炮似的问号,跟我一再求证,有时瞪大双眼,有时摸着下巴稍加沉思,有时自己也笑起来。对话场景如下:

周星驰:是吗? 网易娱乐:对。周星驰:就这几个字?网易娱乐:对,片名和周星驰。

周星驰:是吗?网易娱乐:对。周星驰:你说呢?网易娱乐:我觉得集中在您个人的影响上了。周星驰:那就够了,就三个字就够了。网易娱乐:还有您的名字。

周星驰:那OK吗?网易娱乐:我觉得OK,起码能吸引到我。周星驰:是吗?网易娱乐:对。周星驰:那假如我放一些公仔在上面吧,就没有那么好看。

他好像并不知情,一再向征询效果和试探别的可能性,又好像很知情,只是在提出问题后,他在疑惑出此一招是否也是铤而走险。但无论如何,“周星驰”本身就早已是电影的票房保证,用时下的流行语说,他自己就是一个“行走的IP”。

“我觉得也试试,每一个方向我们都可以尝试一下,我是很喜欢尝试一些新的事情的。比如你刚才说的那个,就假如只有几个字,又怎么样呢?其实我们也是在尝试。”在几个回合后,周星驰若有所思又有些迟疑地把自己的问号变成了句号。

从2008年的《长江七号》以后,周星驰就再未出演电影,毅然从镜头前将自己的演员身份抹去。但很多人认为,周星驰之前的电影之所以经典,最关键的因素正是源于周星驰特色鲜明的表演,他独到的无厘头风格,虽一直被模仿,却不可逾越,更不可或缺。因此,他缺席之后的电影,质量和味道都在逐渐流失。谈及这种声音,周星驰表示,自己对表演兴趣已经不大,“现在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在创意里面,假如我能把我的创意给发挥出来,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很不容易做了。还有就是假如我能够把我的功力都传给现在这些年轻人,非常优秀的演员,在他们身上再发挥得更好,我觉得这个是我的一个最大的目标。”

问他觉得自己是否可以被取代,他竟斩钉截铁地答道,“当然可以”,继而反问,“你觉得呢?”

“有点焦虑,喜剧真的越来越难拍”

周星驰
有点焦虑,喜剧真的越来越难拍。
周星驰的喜剧,着力于展示草根阶层的喜怒哀乐,刻画市井人物的奋斗与挣扎,常常搞怪之余,令人心生悲凉,他曾自嘲,“我以前以为我拍的是悲剧,没想到后来都被认为是喜剧”。这句话恰恰切中周星驰电影的命脉,世事无常,啼笑皆非。也许喜剧大师都有着悲喜转圜的法门,陈佩斯曾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卓别林也曾认为“喜剧是痛苦和奋斗”。

所以普遍认为,做喜剧比做悲剧、正剧更难,因为“喜”的外衣之下,还要包裹一颗“悲”的内核,这让“喜剧之王”周星驰也深以为然,“真的很困难。可能是我自己做很多,就觉得越来越不容易。”他进一步对自己电影里悲喜交杂的情感做注解,“欢笑跟痛苦都是人生,好像两位一体的东西,不可分开的。因为你要有痛苦才会更珍惜这个快乐的可贵,但你有快乐之后,这个痛苦也更加深刻。所以它们是,我觉得假如在戏剧上来说,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假如是这两边是互动的,我觉得这个效果就更好。”

不仅仅是拍喜剧越来越不容易,观众日益提高的审美水平和要求,也让周星驰觉得,现在拍一部电影愈加困难,“当然拍电影也可以很容易的,但是我是说拍一个观众喜欢的电影肯定是越来越困难的,所以创作人就要不断地去想、不断地去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周星驰被很多曾与他一同工作的人抱怨:太过苛求细节、一个镜头NG到不胜其烦;可能也是为什么他的电影产量在慢慢减少,一等就是几年。

从香港九龙的穷小子到多个票房纪录的保持者,从龙套演员到如今的影坛地位,周星驰早已从“星仔”晋升为众人口中的“星爷”,但他依旧觉得“我现在不是草根还是什么?”“我就是一个平民,还是普罗大众。”他可能忘了自己还是一个政协委员。

在原本的采访提纲中,有一个问题是“从星仔变成星爷,您觉得您失去了什么?”后来的审定后,这个问题出乎意料被要求删除,而聊到上面相关的话题时,以为他有所松动,就抛出这个问题,在被工作人员示意下,周星驰对我说,“这个问题删除。”

“有点怀疑,我的电影是经典吗?”

周星驰
有点怀疑,我的电影是经典吗?
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草根的周星驰,明确表示自己的电影也是拍给大众的,而当被问到是否认为大众喜欢的电影就是好电影时,周星驰非常严谨地说,“假如你这个电影是以拍给大众看为目标来说,是。”

但周星驰也不会放弃深入浅出地在其中灌注自己对世事的思考,“因为电影是拍给普罗大众看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做到的也是一个这样的效果,就是它可以很浅白,但是也可以比较往里面深一点,是有它的意思、意义在里面,而我觉得这个也是我的目标。”

长久以来,除了影响至深的电影台词和桥段一直被津津乐道外,针对周式喜剧的解读,坊间也从未停止,大致集中在两点,一方面是说周星驰通过喜剧反映了小人物的辛酸,另一方面是说他的无厘头风格是后现代式的解构主义。意外的是,周星驰竟然都看过这些解读,他表示,“我没有懂得用很到位的学术性语言去表达我的一些感觉,但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但他又稍有踟蹰,好像怕说错话,“我觉得都有吧,他们说的。”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无论作为演员还是导演,周星驰为影史奉献的电影经典已经很难数清,他的无厘头风格、台词、场景桥段、人物形象……种种电影元素,一直是此后诸多喜剧片争相模仿的滥觞,甚至渗透进每一个有过周星驰记忆的人的生活,经久不衰。 采访到最后问他,“你觉得为什么周星驰电影会成为经典?”

他顺带又捎上了一个自身的困惑,答道,“其实我还是有点怀疑,我的电影是经典吗?你觉得呢?”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您之前说过电影最核心的就是创新,这部《美人鱼》您最新的作品里有哪些对您来说是新鲜的?
  • 周星驰:美人鱼,我没做过,所以非常的新鲜。从小就知道这个题材,大家都知道同样的故事,但是就是没太多人去做,尤其是电影方面。你知道我常常会有一种冲动,就是越少人去做的,越少人去想的事情,我就有一种冲动,哎,这个是不是可以试试呢?其实首先大家都知道人鱼的故事,这是第一。但是又不是很多人做,我觉得空间很大,所以就把它放在一个现代的背景里。
  • 网易娱乐:您之前的电影里面,有很多童真的元素,这次有美人鱼也是一个童话故事。
  • 周星驰:说好听一点就是做童真嘛。
  • 网易娱乐:这么多年在电影圈也好,娱乐圈也好,整个环境里面,这个人际关系里面保持童真是不是也挺难的?
  • 周星驰:我觉得不难,因为我根本就是这样的,所以也没有太大的难度。说的好听就是童真,如果说现实一点就是比较幼稚,这个也是,可能是现在就是这样子,所以我自己也非常的开心,能够还保存住这个觉得是非常好的东西,就是所谓的童真。其实很多人都觉得,童话不一定,童话其实是假的,但是对我来说其实童话是真的。我是说童话里面要表达的东西,其实童话表达的东西是很简单的,就是人性的美好,就是很简单的。我相信人性是美好的,所以我相信童话。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复杂,我们也很困惑,其实什么人都有,坏人当然也有,但是也有好人。就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还有自己的心态是怎么样的。(网易娱乐:您怎么对待坏人?)没怎么对待,反正有时候就是我们重点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做。
  • 网易娱乐:在发布会上关于邓超那个角色,您说他其实内心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孩,但是为了应对这个复杂的世界,把自己装成一个大人,这也是您个人性格的一部分投射吗?
  • 周星驰:邓超那个角色第一他是觉得自己很厉害的一个人,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厉害,曾经,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因为年纪越大,其实你就越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但是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也都会把这些东西都,这些感觉其实都是我自己本身的理解。
  • 网易娱乐:是哪些事或者哪些场景触动了您,让您突然觉得我不可能有那么厉害了?
  • 周星驰:很简单,其实我认为自己的英语说得挺好的,但是我认识了超哥之后,才发现我是多么的渺小,他才是最厉害的,在英语方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 网易娱乐:我看终极预告片里面,你在里面探讨的是人与自然,环保这种对人来说更宏大的一个命题,所以这也是您这个阶段思考的一些事情吗?
  • 周星驰:因为我觉得在这个故事里面,我可以把这些想法都放进去,而且很配,因为它里面是说,首先这个世界是真有人鱼这种物种,假如我们从人鱼的物种角度去看人类的很多行为,那我们就会看,这个就是知道,我们人类其实一直在对地球是做了什么样的事情,还有我们的地球的将来应该怎么样等等等等,我觉得这个都,都挺有趣的各方面。
  • 网易娱乐:您从《长江七号》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演过自己的电影了。但是很多人觉得,您的缺席会,因为您之前的电影之所以成为经典,我们会觉得就是因为有您对这个角色的诠释和演绎,但是确实您的电影之后好像没有电影的特色,所谓的质量可能在逐渐的降低,您对这种声音怎么看?
  • 周星驰:但是我几十岁还要演电影啊?其实我觉得电影对我来说,现在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在创意里面,我觉得电影的核心还是创意。假如我能把我的这个创意给发挥出来,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很不容易做了。还有就是假如我能够把我的功力都传给现在这些年轻人,非常优秀的演员,在他们身上再发挥的更好,我觉得这个是我的一个最大的目标。
  • 网易娱乐:您觉得您是可以被取代的吗?
  • 周星驰:当然可以,你觉得呢?
  • 网易娱乐:可能我对您比较有情结,我觉得不可以,大家也很希望在银幕上看到你。
  • 周星驰:好吧,我看看再决定。
  • 网易娱乐:您的电影里面有很多小人物或者草根阶层的,还有市井风貌,但是您本身可能早已经脱离了草根阶层了。
  • 周星驰:我怎么脱离?我现在不是草根还是什么?
  • 网易娱乐: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神级的导演了。
  • 周星驰:这个不是不是,我还是普通大众。因为我就是一个平民,就是这样一个人。
  • 网易娱乐:您个人对喜剧的理解,您觉得喜剧比悲剧或者正剧更难拍,或者更难演吗?
  • 周星驰:当然,在我心目中喜剧真的是比较困难。可能是我自己就做很多在这个路线上,就觉得越来越不容易。确实是你知道欢笑跟痛苦都是人生,都是好像两位一体的东西,不可分开的。因为你要有痛苦才会更珍惜这个快乐的可贵。但是就是你有快乐之后,这个痛苦也更加的深刻。所以我觉得假如在戏剧上来说,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假如是这两边是互动的,我觉得这个效果就更好。我觉得现在的观众,其实我自己也是一个观众,都是一样的。当然我也是一个做电影的,但是我也是观众,我去看电影我的要求也高了,我的要求越来越高,一般的电影就可能我不满足了这样,因为我都看过,我都看过了,现在我再去看,就是这样,你明白吗?(网易娱乐:审美水平提高了)只有一直往上提。当然拍电影也可以很容易的,你明白拍一个电影很容易,但是我是说拍一个观众喜欢的电影肯定是越来越困难的,就是因为刚刚说的这个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水平肯定是越来越提高。所以创作人就要不断地去想,不断地去想。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叶YY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