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 封面

  • “相声别活在武侠时代里”

  • 往期回顾

曹云金:相声别活在武侠时代里

曹云金
他说,人应该活在当下,不应该活在武侠时代里。
“现在我觉得大家其实可以聊点别的,这个事儿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我觉得把一件事有点神化了,你有什么隔空对战,根本没有这么,没有这么严重。”

当我们把话题引到两个月前他和郭德纲那场惊掉了不少人的“笔战”上时,大喇喇地坐在那儿的曹云金稍微坐直了一点,挥挥手,像是希望赶紧进行到下一个话题。

这是现在他面临的一个两难——可能接受的每一个采访,总会有人想把这段事再度提起。曾经的师徒几度文笔较量,被看客们冠以了“相声界的师徒作文大赛”。

“其实我是一个心特大的人,我根本就不在乎任何声音。”他说。曹云金说这话是令人信服的,建构出这句话的那张脸,机灵,又带着点痞气。

“有的事在我看来都是浮云,我出道十六年了,我都不太在乎了,我觉得无所谓。好多事儿都是,你做好自己就行了。对待好每一份工作,然后演好每一个角色,在舞台上演好每一场演出。你的人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你是活给你自己的。你去理别的声音没有用,自己开心就好了嘛。”

然而也不是没有被接连不断的戏剧化烦恼过。笔战的那段时间,他在横店拍戏。每天过得极有规律。早睡早起,没有应酬。跑步、健身、吃三文鱼和鸡胸肉。健身是曹云金的爱好。采访当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每天要吃一锅鸡的乳房。”白水煮出来的鸡胸肉非常柴,特别难吃。但是曹云金说,吃了45天之后,就爱上了。

和吃鸡胸肉一样,健身也是一个练着练着就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曹云金觉得,动力来自于每到一个月的时候,你能看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现在他每周做5次训练,推胸、拉背。结果在采访的前一日,不小心拉伤了背肌,于是只做了腹部训练。

曹云金说,自己现在热爱健身,是觉得20多岁的时候“作”的太多。20岁刚出头的没事儿喝大酒,熬夜,突然让自己觉得,现在的身体需要“恶补”一下。除了力量训练,曹云金也爱上了跑步。他说,每天在跑步机上,跑过15分钟后,经常跑着跑着就笑了。这句话他说了两遍。

而当我们问他,是不是运动对他自己这两个月的心情调节作用特别大的时候,他说,不止是运动,而是自己早就看开了:“你要如果自己心是一个大的人,你就不在乎这些。就怕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的心情。所以这些网络暴力或者等等的一些谩骂,有些朋友就会受到这种影响,这种谩骂的影响。”

而曹云金自己变得心大,则是他的“敌人们”已经“制造谎言骂了我六年了,我都没在乎,无所谓。”

“活一天就要开心一点,因为我们会死很久。”他想了一会,说了这样一句话,表情显得特别认真,然后又突然一笑,扭头对旁边站满了的人说:“这句有本的你可以记一下,我觉得挺经典,说出了这么有学问的话。”

这是曹云金安身立命的本领,每当我们的话题变得沉重的时候,他会自己控场,把话带回到轻松愉悦的基调。相声,或者说喜剧演员的天赋。

也因此,他曾经出现在电视的喜剧节目里。然而他现在却在想,一个作品让人笑,和它是不是喜剧是两回事儿。

不少出现在电视上的作品,在曹云金看来,是不完整的。“喜剧它不是一个礼拜写一个作品上台去演就能出来,真的,任何艺术形式,一部好的作品,一部电影、一首歌曲、一段相声,它是得经过多少年的一个摔打,在舞台上的磨练,在小剧场上的摔打,我们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大家看了才有意思。”在经费、播出条件、时常等等因素“禁锢”的情况下,让人发笑的作品,却可能没了结构、人物以及技巧。

“金子性格太倔。”这是曹云金身边工作人员对他的评价。曾经想再安排他上一些喜剧节目,都被曹云金自己一一拒绝。

他现在说起电视喜剧显得有点愤怒:“部分的东西我觉得少了真,真没有了。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假的。你演完了之后后期可以剪辑,这,我觉得现在和喜剧本身无关,和浮躁现在特别有关。大家好像都默认了这样的一个生存方式和一个,就像潜规则一样的一个东西,其实默认了它的一个方式。这个并不重要。”

所以他把自己做喜剧的经历还是放在小剧场,表达更自由。他的相声团体听云轩已经经营了4年,曾经有粉丝回忆起自己听过的两场曹云金演出,一场在德云社,一场在听云轩。自觉两场对比鲜明,“从一个青涩少年到社团顶梁柱,不到10年的时间见证这位80后少年的成长。”

而四年之后,听云轩从当初的西四胜利电影院到三里河的财政部礼堂,现在则搬到了金台夕照会馆。在曹云金看来,听云轩和传统后台还是有很多不同。相声的传承靠备份一代续一代,但他希望,“大家能用一种新式的状态去理解咱们现在的身份,就是老板和员工的一种状态,就是团长和演员的一种状态。”

他把相声界一些被人强调的传统东西称作“武侠时代”,因为不少小剧场的管理还是师哥师弟,师叔师大爷,像个武侠门派。

他说,人应该活在当下,不应该活在武侠时代里。

然而大家常说的一句话,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相声这样靠人情关系建立起来体系的天地里,是不是没有师徒就会变成一盘散沙了呢?

对于这个问题,曹云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说,自己只想做好眼前的事儿。随后跟我们说起了和自己徒弟相处的状态:“我的所有徒弟,基本上都跟朋友一样。他们都喊我叫师父,我总在吃饭的时候跟他们的一个状态,我说我教你,在作品在艺术上,我是你的老师,我在教你这个技巧,我在教你这个做法,在平常生活当中,咱们就像朋友一样。”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每个相声演员都在面临着最大的危机——不是来自师徒关系的瓦解,而是作品的匮乏。

曹云金清醒地认识到了这点,娱乐的时代里,“是在向市场妥协。你要很快的出一个作品,你用很长的时间去塑造一个人物,和把这个故事讲清楚,那你就会在播出时长的时候,会失掉了抖包袱的机会;你不停地在这儿抖包袱呢,你又失掉了对于人物的一个创作。”

他说自己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而对那些15秒、20秒让观众笑一次之类的要求很反感:“一旦你拼命的去在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有的时候人物和作品就不完整了。”

我们问他,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自己的人生态度,会是什么?

曹云金说:“弄本书我都写不明白我的人生态度,一个词儿那能写得明白?”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这两个月发生这么多事,你的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 曹云金:其实我是一个心特大的人,我根本就不在乎任何声音。不管是好的与不好的,好的我感谢大家,不好的我可以屏蔽掉。什么所谓的水军呀,网络的谩骂呀,你愿意骂就骂吧,挺好,微博又多了好多评论,你就用这样的心态去看就好了。 其实我觉得,这个你要如果自己心是一个大的人,你就不在乎这些。就怕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的心情。所以这些网络暴力或者等等的一些谩骂,有些朋友就会受到这种谩骂的影响。其实我在教大家去调整自己的心态,像我一样做个心大的人,但是不是每个朋友他都能这样,他都能心特别大的去面对。可是那个时候你就会影响到你自己平常的一个心情,你的心情不好了,就影响你的休息,影响你的工作,影响你生活。 既然你没办法把心情和你的心调整的像我这么大,那你就可以利用跑步这项运动来调节你自己的一个状态。我可以,本人就是教大家一个方法。
  • 网易娱乐:所以自己其实在整个工作这两个月可能工作各方面,都没有受到太多心情上的影响?
  • 曹云金:又不是骂我一天两天了,制造谎言骂了我六年了,我都没在乎,无所谓。
  • 网易娱乐:这些事在你看来已经都变成浮云了?
  • 曹云金:所有的事在我看来都是浮云,我出道十六年了,我都不太在乎了,我觉得无所谓。好多事儿都是,你做好自己就行了。对待好每一份工作,然后演好每一个角色,在舞台上演好每一场演出。你的人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你是活给你自己的。你去理别的声音没有用,自己开心就好了嘛。我总在说,活一天就要开心一点,因为我们会死很久。这句有本的你可以记一下,我觉得挺经典,说出了这么有学问的话。
  •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把你自己的这些年的经历真的是说给每个人听。
  • 曹云金:说它干嘛呀。
  • 网易娱乐:自己当时是怎么突然间就选择了把这些故事都讲出来?
  • 曹云金:没有选择不选择,一切都自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可以了,不想说的时候就不说,想说的时候就说,这没什么。
  • 网易娱乐:你知道网上当时有一个评价说是“师徒作文大赛”这件事吗?
  • 曹云金:爱说什么说什么,之前不跟你说这个了嘛,我想说的说完了,你爱说什么说什么。而且我觉得,大家说什么也好,说事件也好,说撕逼也好等等等等,你爱说什么说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大家其实可以聊点别的,这个事儿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我觉得把一件事有点神化了,你有什么隔空对战,根本没有这么严重。
  • 网易娱乐:这个事儿出来之后,没有什么书商或者发行商来找你,比如说曹云金帮我们写书之类的?
  • 曹云金:对,后来我想了想,我还是干好在台前的那份工作,我不想走到幕后,有找我写短篇小说的,后来我一想这个事算了吧,台前我还是愿意当一个演员,能露脸的。光用笔名出现,我觉得这事儿不太适合我,我还是喜欢把我这张帅气的脸在镜头前摆出来。
  • 网易娱乐:能说说自己现在对相声的心态和看法吗?
  • 曹云金:其实我觉得相声现在市场根本就不繁荣,而且我一直想说的就是,如果一个行业一家独大,一枝独秀的话,它不可能繁荣。只有百花齐放,它才能够繁荣。你想垄断一个行业,这个对一个行业的发展来说是不健康的。 而且我想说的,除了在作艺以外,更多的大家还是应该谈一谈做人,对。你说相声现在小剧场挺多的,北京挺多的,天津也挺多的。但是真正的说相声有多么大的市场,多么繁荣的市场?也没有。而且本身喜剧,现在好多喜剧类的节目,喜剧类的真人秀,包括一些各种节目,大家需要喜剧,我知道,我们也会努力的去创作。但是其实是在消耗喜剧。 喜剧它不是一个礼拜写一个作品上台去演就能出来,真的,任何艺术形式,一部好的作品,一部电影、一首歌曲、一段相声,它是得经过多少年的一个摔打,在舞台上的磨练,在小剧场上的摔打,我们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大家看了才有意思。一个礼拜写一个,然后上台去演,有可能大家也笑了,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你笑的同时,喜剧的结构在哪儿,人物在哪儿,技巧在哪儿? 笑,让大家笑了,和它是不是喜剧是两回事。你有可能笑了,那你更偏综艺了,你一个作品,一段相声演完了之后,大家也笑了。一段相声让大家笑得更开心。那它是一个综艺,那逐渐的相声这种形式就没有了,你相声的结构没有了,你相声的人物没有了。 包括你比如说一个小品,你的结构啊,为什么我们总在说结构性喜剧、结构性喜剧,这种只要是结构性喜剧它就需要摔打,它需要磨练,它不是说一个礼拜写完了一个上去就能演的。而且还有很多禁锢,你有很多东西写完了之后吧,它是无法让你完成的。不管是经费、播出条件,时长,还有黑幕等等的这些。 大部分的东西我觉得少了真,真没有了。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内定,全部都是黑幕。你演完了之后后期可以剪辑,这,我觉得现在和喜剧本身无关,和浮躁现在特别有关。
  • 网易娱乐:自己经历过这样的黑幕吗?
  • 曹云金:那太多了,其实就是这样。无所谓,这个东西它并不重要,但是我只是说,因为大家好像都默认了这样的一个生存方式和一个,就像潜规则一样的一个东西,其实默认了它的一个方式。这个并不重要。 我想说并不是说这些东西怎样怎样,我只是说它影响了喜剧的发展。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派翠克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