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 真正的人生还是会比拍戏难

  • p2. 我是为观众服务,我不怕累

  • p3. 老干部式的存在

  • p4. 不工作肯定要睡到饱

  • 往期回顾

导语

霍建华接受采访时,是电影《捉迷藏》的宣传期,他从电视剧《如懿传》中抽身,奔赴全国几个城市路演,继而回到北京,出席首映发布会及一轮密集的媒体专访。在光线传媒的一个采访间里,空气并不流通,光头的霍建华看起来有些疲惫,带着感冒鼻音,说话时偶尔咳嗽,他需要通过用力睁大眼睛来强打起精神。
偶像剧出身,努力精进演技,甩开同一拨台湾偶像剧小生,成长为实力男演员,霍建华的演员之路如同每一个普通人的奋斗史。而出道十三年来,霍建华作品以电视剧为主,电影作品极少。当下电影业飞速发展,为了票房路演铺天盖地的情形,反倒是霍建华第一次经历。这让这名埋头苦干的“横漂”有点疲于应对。
“像今天我有点病了,但是我还是要面对采访,也还是要打起精神或者怎么样。我觉得真正的人生难得,还是会比拍戏难吧。”也是在《捉迷藏》的宣传期里,霍建华上了《金星秀》,说出,“这几年觉得,真正的人生是最难的,任何戏剧都比不上。”
这一年霍建华发生了哪些变化?演艺事业上,《花千骨》红爆2015年暑期档,《他来了请闭眼》继续为火爆之势添薪,片约、节目、真人秀一波波找来。生活中,他和林心如十年朋友修成夫妻,一口气完成了成为丈夫和成为父亲两个人生重要节点。
男偶像结婚向来是件大事。刘德华瞒了那么多年,霍建华恋爱结婚怀孕公开,之后有粉丝对于林心如的流言更让霍建华互家不利成为话柄,部分网友认为对于网络引起的家庭问题,他并没有处理好。采访当口,正值新闻热点期间,平时素来不爱谈及私生活的霍建华,也没有正面回应家庭方面问题。
也许这就是霍建华口中所说的人生的难。前些年,霍建华“一切都是为了演戏”,戏很难演,所有的难全来自演戏。如今,历史遗留的“难”并未消除,人生的难才真切的摆在了霍建华的面前。

part1: 真正的人生还是会比拍戏难

霍建华
年轻的时候,霍建华一直在追逐事业上的成就,不敢松懈。
霍建华现在做什么都觉得很紧张,很有包袱,不管是拍戏还是做访问。今年年初,在《鲁豫有约》里,霍建华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演员做得越久,越来越不会做这个工作了,很怀念刚入行的冲劲。

彼时,《花千骨》大火,霍建华的外号由《仙剑奇侠传三》的“白豆腐”变成了“尊上”,接下来,《他来了请闭眼》又让“长留上仙”变成了帅气高智商的“薄靳言”。

片约、节目、真人秀“突然大家一下子很热情的”找上了霍建华,他反而有些压抑了,“我就怕自己会失去一种判断的能力。”以前接戏基本不和对方见面,现在霍建华开始要见面洽谈片约,“我要看到他的眼睛,你是否是真的要我。”霍建华希望对方看中的是自己的演技,而不是想借《花千骨》的力。

年轻的时候,霍建华一直在追逐事业上的成就,不敢松懈。任何的机会给他,毫无疑问的接过来,“什么戏找来都接,重了就重了,两部戏一起来。”

现在这个阶段,他说,他要为自己多想一些,“不然会受不了。”但也不能完全由着自己。2013年,霍建华组建了华杰工作室,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影迷,霍建华的顾忌没有比之前减少。

“没有这些的话,我会很自我,比现在自我十倍以上,我现在没有办法。”霍建华原先的规划是,想演一些比较特型的角色,就像约翰尼德普年轻时候一样,有烟熏妆的船长,有巧克力工厂的查理,还有“疯帽子”,“他其实有很好的条件,但他会做一些比较偏门的,我很欣赏那种感觉,我很想做,就是不管是不是演男一号,我不想做,无所谓,你给我演个哑巴也行。”

在《新一剪梅》里,霍建华演男一号赵时俊,很帅,正义凛然,旁边有个跟班,是一个哑巴。霍建华每天拍的时候都在想:好想演那个哑巴。

“每天拍戏的时候,他就‘啊巴啊巴’,多好,又有发挥,那个每个‘啊巴’的情绪都不一样,生气了,‘啊巴啊巴’失落了‘啊巴啊巴’。”在《鲁豫有约》里,霍建华演起这名哑巴来,有滋有味。“你演的正气凛然的,每个人都在这么演啊,最后还是走到一个偶像的感觉,我觉得哎,白弄。”

《捉迷藏》导演刘杰起初见到霍建华的感觉就是很帅很好看,合作以后,他觉得霍建华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超级敏感特别适合做演员”,“只不过他以前他所活跃的领域可能跟我们这个领域不太一样。”

在此之前,霍建华活跃在电视机上,再在这前半年里,霍建华拍了五部电影。先前在台湾,他创下一年拍七部电视剧的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但现下,在社会身份多重霍建华看来,演戏已然不是最难的事。家庭、粉丝、演员、公众人物、老板,众多身份集于一人,霍建华觉得人生从未如此之难。“以前我会觉得,戏是真的很难演,因为可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演戏。然后现在觉得,其实人生要面对的事情很多,而且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真的是挺难的。我觉得真正的人生难的还是会比拍戏难吧。”

part2: 我是为观众服务,不怕苦,也不怕累

霍建华
他并不担心和娱乐圈格格不入,“我的作品是我最大的一个支撑。”
作为台湾偶像,霍建华的奋斗史非常标准。

16岁时,想成为歌手,在酒吧驻唱。19岁那年,进入传播公司担任助理及场务的工作,看过大小明星及明星身边助理眼色。有媒体报道称,最严重的一次是,他联系的一位明星迟到了,电视台高层特别生气,这位明星不敢面对,就推脱是霍建华在联系业务的时候,把时间通知错误,然后让霍建华去给电视台高层道歉。霍建华硬着头皮去道歉,结果高层不依不饶地让他在门外站着,一直站到高层气消了适才平息。

后来,他也终于等到了出唱片的机会,条件是必须饰演电视剧里的一个配角,于是就有了电视剧《摘星》。和所有阴差阳错的故事一样,霍建华因此进入了演艺行当。

2003年,霍建华是这样度过的:每天凌晨到家,洗澡加睡觉两三个小时,然后起床,再回剧组。那时候没有助理,霍建华骑着摩托车去赶戏,后来因为戏太多,他就贷款买了一台车,也是自己开。每天台北、台中、台南,三地跑,每一次开到快睡着。

有一次一大早,因为前一晚拍的很晚,早上起来要开高速,霍建华实在受不了,开着快要睡着,一睁眼时,差点撞到,赶紧刹车。那一年他拍了七部戏。

人气的提升让霍建华在演戏方面有了更多的选择和期待,演了太多偶像剧之后,他开始反思。 高强度的拍摄、相似的偶像剧剧情和模式化的表演,让一心想在演技上突破的霍建华有些担心。2004 年,在最当红时候,霍建华选择来到大陆发展。

在很多个采访中,霍建华都还清晰的还原了初到大陆拍摄的情景:被工作人员带到一个破落的小酒店,房间是湿潮的,他和助理就那样过了一夜。

到内地后的第一部剧是《天下第一》,和李亚鹏、高圆圆、郭晋安、刘松仁、黄圣依、叶璇等人气兼演技的演员一起合作,霍建华觉得像梦一样。“我第一次跟刘松仁合作,哇,我觉得,哇,在我心目中好像神一样的,现在站在你面前跟你一起演戏。”

以前在台湾,霍建华虽不愿意还是会配合做一些宣传的工作,到在内地就完全不做了,一直在拍戏,“不管好戏烂戏都拍。”那时候他一心想的是,要成为一名实力男演员。

孤身来到大陆,没有背景,也不是科班出身,霍建华付出的努力不言而喻。“那个时候有孤独感。每次拍完戏收工回饭店的时候都很累,不光是身体的累,还有心理的累,各种累,每天都是十七八个小时这样拍,回到房间后想找人说话,翻开电话,一个都没有,但都是不管,享受拍戏,享受这段销声匿迹的过程,把基础打好,以后只要碰到一个你合适的角色,合适的剧本,合适的班底,自然会有人注意到你。”

2009年,《仙剑奇侠传三》中的“徐长卿”一角终于上大众更为广泛地认识了霍建华。凭这个角色,霍建华和钟汉良、严屹宽、乔振宇被称为“天涯四美”。

“生命中充满了这种无限的这种惊讶跟感恩,所以就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就觉得很珍惜现在有观众会看你的戏,很珍惜。因为这是我没有想过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学过表演,我也不是科班,完全是凭我自己去摸索出来的一个演戏的一个套路也好,摸索出来的。”从喜剧、偶像剧、古装剧再到战争剧,演了十多年,塑造了不知多少角色;从台湾到大陆,从人气偶像到低调演员,一步也不曾怠慢,一步也没有省略,霍建华踏实地走过来。

他并不担心和娱乐圈格格不入,“我的作品是我最大的一个支撑,我可以跟所谓的娱乐业格格不入也没关系,但是我有作品,我有角色,我最喜欢用拍的戏跟观众交流,但是我也希望彼此之间保持一点距离,这是一直我跟观众的一个交流的方法。”

霍建华希望观众看到他的戏,“我努力做,这部做不好我下一部再努力做,直到你满意,我是为观众服务。也不怕苦,不怕累,就是挺能吃苦的一个演员。”

part3: 老干部式的存在

霍建华
霍建华还不允许粉丝花钱送他礼物。
霍建华训粉丝是出了名的。

有女粉丝到横店探班,到达的时候很晚,霍建华穿着大背心大裤衩,揪住两个姑娘训斥了一个多小时,“为什么要来?怎么来的?家里人知不知道?这么晚当心黑车把你们拉走卖掉!”最后再护送两个姑娘们安全打车离开。

有粉丝去接机,他挥着胳膊,大嗓门指挥交通,“不要挤!不要影响其他人!”“不要被电梯夹住,不然要上新闻的!”

霍建华还不允许粉丝花钱送他礼物。有女粉丝送他自行车,他拿出笔,大笔一挥在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让姑娘直接把车骑回去等等等等。

最著名的是,再一次视频访谈里,主持人问,“有的粉丝会送偶像豪车,如果你的粉丝用压岁钱买了豪车送给你你怎么办?”霍建华想都没想,“打死他!”

如今霍建华和粉丝沟通的方式仍然是古老的书信和邮件。他没有微博,他说,特别珍惜认真做事的人,也希望自己做一个有口碑的演员,而不想把功夫用来游走媒体,大肆宣扬,或者开博客、微博让大家关注。因此,在如今微博能成就一个明星的时代,霍建华是为数不多还未开通微博的明星之一。

不愿开微博是“很怕被大家的评论绑架,被数字绑架,我就是很怕绑架这个事情,一定会一定会一定的,会被影响,所以宁可不要。它会变成一个声音,不自觉的往那边走,多多少少,再淡定,修行再高的人,都会有这么一点感觉,就得跟自己拉扯,想,他说是是不是对的啊,好像是对的,但是我想想那不是我,别人能做的事我不一定能做,那是你们期望的我,我不一定能做。”

在部分粉丝对林心如的攻击里,霍建华并未表态。但回溯到年初的《鲁豫有约》里,霍建华对粉丝的态度很明显:最近这一年,有的信写的好奇怪,怪的我都受不了,我妈没这样管过我。

“这个戏的表演应该怎么样,你不应该去哪个活动啊,你演的太着痕迹了,还有这个非男一号你就不要接了,你不要跟什么演员太近了。”霍建华希望跟影迷互相尊重,“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想法,别人的生活。这个我会放心里面,有机会我就要教育一下。”所以但凡有机会他都会教育粉丝。

“我也被绑架了,很多时候我变得不能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其实很多时候我很想骂人的,我骂人我真的怕吓到人的,我骂不停的。还是要互相尊重,有些私人的,还是尽量不要,这也是一种绑架,你又不想说那么直接,真的会把他们吓跑,我不想伤他们的心。”又想教育粉丝又怕他们伤心,这就是如今拉车的霍建华。

老干部式的霍建华其实是不能接受别人贴标签的,尤其“老干部”这词儿,但“为观众服务,不怕苦,也不怕累”,这着实是村支书或者县委书记的发言强调。

比起老干部,霍建华更不能接受的是网络词汇。有影迷写信给他,“你这个吃货”。让霍建华伤心了一阵,“你常常在餐厅看到我,或者看到我被偷拍,你们这样说我开玩笑没所谓,我能理解你们觉得这是一个网络上的流行词,但是常态性的,那个时候经常这样说,我是一个思想比较老派的人,什么什么货那是一个不好的词,我就回一个信,我家人不在身边,我妈妈不可以做饭给我吃,我常常要一个人吃,约不到朋友,找一个小餐厅去吃,你们不了解我的感受,我一个人吃饭,本来就就很辛酸,别人伤害我没所谓,但你们是我的影迷就不要这样说。我父母到现在非常尊重我,他们曾经不信任过我,觉得你一个没背景什么都不懂得小孩,怎么去闯自己的演艺事业,到现在他们看到了,他们很尊重我的,希望你们也尊重我”。节目上说到此,霍建华一度哽咽。被人说成“吃货”而悲伤,霍建华是独一份吧。

part4: 不工作肯定要睡到饱

霍建华
霍建华说自己性格悲观,做什么事情一定想到最坏。
“我唯一比较坚持的就是,我希望我演的角色跟我的年龄感都是比较符合的,我不太愿意演回很少年、很青春的样子,因为我觉得我扮不回去了。”霍建华认为这是他能接到《如懿传》的原因。“太孩子气的爱情故事,或者是太梦幻的,我觉得我那个年龄已经过了,我的角色一直跟着我的年龄一直是成正比的在成长。包括现在可以演到一些比较有分量的,有年龄感的角色,我觉得都是因为这一点。”

如今霍建华演清朝皇帝剃了光头,但出了戏,霍建华并不会为头发这些杂事烦恼。 他曾经在采访中说过,发型是他抽离角色的一个方法,“拍完一个戏离开角色的话,我会去染发或者剪头发,就会觉得完全脱离了”,充满仪式感。

《如懿传》之前,霍建华拍了《笑傲江湖》和《花千骨》,一度觉得拍古装戏拍够了,整个人虚脱透支,“从来没有那么厌烦过拍戏这件事情。”

“第一我突破不了自己了,古装的角色我演了很多很多,我以前特别节制我的食欲,我减肥,每天我节制我的食欲,每天基本没吃饱过,之前来笑傲江湖那次,我每天拍戏都很忙很累,但是我有很多的情绪,我没有处宣泄,第一我没人讲电话没人讲话,有很多负能量在心里面,然后现场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很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天气又很热,我又不喜欢在我的微信里发哎呀什么什么,我不喜欢去抱怨。因为我不想让我的朋友感觉到你传递的是负能量的东西,那怎么办呢,我就健身,就狂练狂练狂练,就身体其实很累了,但就是虐待自己,去发泄那个情绪,完了回去洗澡睡觉。有一阵子练得比之前大一号,快拍完的时候,食量变得很大,拍完了,然后我就不想管,我想吃饱饭,我想吃,就突然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前年几部戏的几个角色,霍建华比较看重,像《笑傲江湖》还有《战长沙》,角色都是要很瘦的,霍建华希望保持特别好的状态,克制下来,没有吃太多。

事实上,霍建华很喜欢吃米饭和面条。

两部古装戏之后,他觉得受苦太多,“拍完以后,不管了,吃米饭,吃面条,开心死了。”

霍建华说自己性格悲观,做什么事情一定想到最坏,最坏的那个底线能接受了,就去做。

拍完一部喜剧之后,他从角色身上学到要乐观一点。那个人物每天都想着贪睡,吃,然后很开心过生活。霍建华希望从每个人物角色中拿走一些东西,变成自己的。他觉着,他所有的成长经验,人生历练,都是经过拍戏得来。

不拍戏的话,霍建华最想做的是是睡到饱。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睡眠。

“我从二十多岁开始拍戏,我所有的碰到的人啊,经历过的事情啊,都是影视这一块给我的。所以我很喜欢拍戏,我到至今都会觉得很奇妙的是,拍戏是一个多奇妙的一个职业,一个造梦的一个行业。就是从有一个剧本,然后大家讨论,然后一起去,有道具,然后开始弄场景什么的,服装,真的很不容易。一帮人聚在一起,一起拍完一个戏,拍完了之后大家各自,各自分开,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的。我觉得虽然不太真实,但是确实给我带来很多的精彩。”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你此前很少演这个类型的电影,惊悚片,惊悚片其实在中国一直就不是特别好。您是怎么想去演这个角色的呢?
  • 霍建华:其实我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没有演过的,没有尝试过的题材都想试试看。我是一个,还是给自己比较没有什么设限的一个演员吧,我并不是想要挑战或者怎么样,并不是这么大的事情,只是觉得好玩,试试看,反正年轻不要留白嘛,多尝试一种也挺好的。
  • 网易娱乐:导演说,他跟你见了一面,你就答应了?
  • 霍建华:他描述的也,我们只是见面了,聊聊家常,其实没有聊那么多很深的戏的东西。只是觉得这个题材很不错,我也很欣赏这部戏的制片人,他也是很年轻,很有冲劲的一个电影人。就很想一起试试看。很简单。因为,我们甚至没有剧本,导演没有给我们剧本看,对。他希望我们是放松的来,他说你不用担心,你来就好了,叫我很放松的去做。所以很多都是现场的感受,并不是去设计好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看过原片,看过一次以后就把它忘掉了。我只想知道大概是怎么样,剧情而已。但是因为文化还有民情风俗都不太一样,所以我希望用我们的方法去演绎。
  • 网易娱乐:你现在大银幕的作品比较少。为什么这么少,因为大家会觉得电影的商业价值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
  • 霍建华:商业价值的部分就真的不是我去想的,我从入行开始就没有想过商业价值这一块,我做这一行只是因为我可以不矫情的说,我并不是说多么热爱演戏,热爱表演,我并不是,我只是觉得拍戏是一个很好玩的过程,我的成长经验,还有我的人生的历练,都是经过拍戏让我成长的。 因为我的,从二十多岁开始拍戏,我所有的碰到的人啊,经历过的事情啊,都是影视这一块给我的。所以我很喜欢拍戏,我觉得我到至今都会觉得很奇妙的是,拍戏是一个多奇妙的一个职业,一个造梦的一个行业。就是从有一个剧本,然后大家讨论,然后一起去,有道具,然后开始弄场景什么的,服装,我觉得啊,好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 所以我觉得,到现在我觉得拍戏还是挺好玩的,一帮人聚在一起,一起拍完一个戏,拍完了之后大家各自,各自分开,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的。我觉得虽然不太真实,但是确实给我带来很多的精彩。
  • 网易娱乐:你演过这么多角色,觉得哪个角色最接近你本人的个性?
  • 霍建华:至今没碰到,至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个性,所以,所以也无所谓,演戏嘛,就活在那个世界里面也很好,所以我也不会去,但是肯定是每个角色里面都有一些我的影子,我觉得这是肯定的。有我对人生的价值观,有我对人生的理解,这个是肯定会有的。
  • 网易娱乐:谈到这个,大家会觉得霍建华从前是偶像男演员到了现在成为了实力派的男演员。
  • 霍建华:真的吗?有吗?哦。
  • 网易娱乐:这个过程就很多人没有hold住,跟你同期的一些偶像男演员,他们没有到,他们后来就没有跟上,你觉得这当中是你做对了什么,是你到内地来发展了吗,还是别的原因?
  • 霍建华: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别的男演员他们怎么挑戏,但是我唯一比较坚持的就是,我希望我演的角色跟我的年龄感都是比较符合的,我不太愿意演回很少年、很青春的样子,因为我觉得我扮不回去了。 或者有些是可能太孩子气的这种爱情故事,或者是太梦幻的,我觉得我那个年龄已经过了,所以我就变得不会选择那样的题材,我觉得可能会是这样吧,我的角色一直跟着我的年龄一直是成正比的在成长。包括现在可以演到一些比较有分量的,有年龄感的角色,我觉得都是因为这一点吧。
  • 网易娱乐:自己的个性其实是不太适合娱乐圈的,就是没有工作的时候要躲起来。这样的话怎么去应对呢?有想什么方法?
  • 霍建华:我没有什么融入,因为我觉得我的作品是我最大的一个支撑,我可以跟所谓的娱乐业格格不入也没关系,但是我有作品,我有角色,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 我最喜欢用拍的戏跟观众交流,但是我也希望彼此之间保持一点距离,这是一直我跟观众的一个交流的方法。我希望你们看我的戏,我会努力做。这部做不好我下一部再努力做,直到你满意,我是为观众服务。也不怕苦,不怕累,就是挺能吃苦的一个演员。哎,你这个问题对不起你再说一次,我绕回来,我说偏了。对,但是演戏跟娱乐圈也没有关系呀,因为你就诠释一个人物,你去拍戏,环境,我觉得不影响,我可以保有我自己的个性。
  • 网易娱乐:你刚才也说了,可能自己有一些角色下了很多功夫,但是就是播出的效果,大家的反响可能跟预料的不太一样,这样的有吗?
  • 霍建华:有啊,当然会。那就不点名了。那是以前啦,会这样想。现在拍戏对我来讲,一切是缘分,说来你也不信,但是就是这样。
  • 网易娱乐:说说看。
  • 霍建华:就是缘分,我从来不会说,我要挑战什么,我没有。我觉得很多东西是不能去挑战的。不用去刻意去做什么,时间到了,它自然就会出来。所以我拍戏都是很随缘的,我很看缘,人的缘。我不会看哪里片酬高我去哪里,不是那样的。或者是哪一个角色最完美,我去哪一个,完全不是这样的。 就是看从制片人、导演还有大家一起聊天的过程,觉得哎,大家是不是同一类人,这样我会考虑接不接那个戏。其实更倾向于这样的方式吧,这样子我会很快乐,我不会去考虑所谓的这种收视好不好啊,票房好不好,这个我觉得不是应该我去想的事情。如果我要想这些事情的话,可能演员这份工作我就做不好了,它就不那么纯粹了。 现在我喜欢这个工作是,某方面讲还是挺纯粹的,我在片场是比较刻苦的人,我不要求任何东西包括吃什么,没有,他们给我什么就是什么,就保持这个纯粹,让我一直拍戏很开心。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王梅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赵伟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