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 “我觉得自己老了,熬完夜就病倒”

  • p2. “老同志要明智点,多让孩子上去”

  • p3. “要把春晚从神坛上拉下来”

  • p4. “《难忘今宵》难寻替代曲”

  • 往期回顾

导语

李谷一穿着精致厚重的舞台礼服,脸上画着浓重的妆。刚刚结束央视节目《开学第一课》的录制,李谷一来不及卸妆换衣服就坐下来接受采访。对于门户网站的采访,她不讳言有点陌生:“采访我的一般都是什么人民网或者是光明日报网,那些报纸的网好像多一些,接触的多一些。”
采访前,我们被提醒要提问简洁,工作人员担心李谷一会不适应。但是当谈话开始后,你会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作为中国音乐界的传奇人物,李谷一活跃于歌坛五十多载,即使已经年过七旬,仍然目光如炬,思维言语犀利。以致于让见过各种场面的记者都有点直冒冷汗:“也太敢说了吧!”
听到夸奖,她会呵呵一笑:“这个话我爱听,但是我自己都不愿意看自己了。我一看到电视哎呀她的形象,满脸都是皱纹。”问她保养秘诀,她会说:“我就属于那老虎死都不倒威!”而谈到当下火热的真人秀节目,她更是直言:“我不去参加,我已经秀不起了,如果倒回去20年我还可以秀一下。”
耿直敢言是李谷一一向的作风,也因此出现过不少争议。1980年,一曲《乡恋》被视作“靡靡之音”,让李谷一招致了如同政治事件般的批评和批判;2000年,她又因质疑和抵制领导班子公款私分,最后申请调离东方歌舞团; 2011年,李谷一作为金钟奖点评嘉宾,因为对某选手迟到却破例获得上场演唱的机会的处理结果不满而选择退席并发表声明,“离席门”被炒得火热……但尽管挫折不断,却从未改变她说真话的性格。
这次采访时,谈到自己从第一届就参加过的春晚,李谷一看得透彻:“现在春晚不是技巧或者是艺术的展现,我觉得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唱《难忘今宵》就是一个参与。”她很怀念第一届春晚时候的轻松与随意,“我们甚至都没彩排,头天通知我李谷一你唱什么歌,完了第二天我就上台了……过去的电话四部电话,就是真正对的是观众,而且是直通的,那电话不是假的;现在你看后面坐了二三十个电话,接过来,那都不知道是从哪接过来的。”
因为这采访太过犀利,以致于某些部分不得不被删减掉,用李谷一的话来说“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吧。”但我们竭力保留的内容,也足以呈现一个最真实可爱的李谷一,岁月没有磨平她的棱角,反倒让她无坚不摧。

part1: 72岁我觉得自己老了 熬完夜就病倒

李谷一
“真人秀我不去参加,我已经秀不起了。”
我平时挺多演出的,尤其中央电视台好多栏目都在录,录得累死个人,而且经常熬夜。前一段录了《中国民歌大会》,那是基本上搞到早上了,很长时间。还有《叮咯咙咚呛》录了两期,熬夜,上床都三点了。演员和那些剧组工作人员可辛苦了,他们甚至通宵。到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还在那里工作,录节目是这么辛苦的,其实老百姓都不知道。

我就吃不太消了,我现在已经72岁了,我觉得自己老了。我录了两个《叮咯咙咚呛》熬夜熬到三点钟以后,我就病了半个月。前两天,参与这次节目的前两天感冒才好,才录了音了。否则的话,我唱不了,就是一直感冒。熬夜我就不行了,过去经常熬夜熬惯了。一般都是两三点才睡觉,现在两三点就不行了。我是没有年龄感的人,晚睡好像没有什么,但是身体不听你的话,它就是有年龄感了。你熬夜完了你就生病了。

关于保养我没有什么秘诀,我就属于那“老虎死都不倒威”,就是老虎死了你看它还很威风,我属于那种类型的。也没什么保密的,太顺其自然了,既不去做美容,也不去做什么。就是练练唱,还是练练唱,上上课,听听歌,就是这样的。但是你们网易我没去看过,以后增加一个内容去看你们网易。

真人秀我不去参加,我已经秀不起了。如果倒回去20年我还可以秀一下。最近湖南有一个什么节目,湖南卫视的做一个真人秀,我谢绝了,我说对不起,我做不了。包括中央电视台《心连心》的节目我也去不了,因为都很远。本来今年要去甘肃的,就是红军会合的那个地方,结果也是身体问题,去不了,很多远的地方我都去不了的。所以,很遗憾。另外,我自己有意识地把演出减少了,家人也希望我多休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累了,太忙了。到了这个岁数,可以休息休息了,能休息就休息了。

part2: 老同志还是明智点好 多让孩子上去

李谷一
他并不担心和娱乐圈格格不入,“我的作品是我最大的一个支撑。”
“接下来的鸡年春晚我仍然是如此,剧组需要我就参加。”

《难忘今宵》唱到什么时候?看剧组的需要吧,如果春晚需要我唱《难忘今宵》,觉得我还可以,我就唱。反正现在春晚不是技巧或者是艺术的展现,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唱《难忘今宵》就是一个参与。就是大家都来参加春晚这个节目,大家高兴。并不是说需要你唱的多么好,技巧多么高,多么难,我觉得剧组不是希望我们这样做。就是希望李老师,老同志你们来参与一下,高兴高兴。所以,如果需要我参加,那我就参加。但是我自己不会积极主动争取,我从来没没争取过。每年都是邀请我,因为人家需要你才能去参加,人家不需要你去积极争取也没有必要。

接下来的鸡年春晚我仍然是如此,剧组需要我就参加,积极准备,坚持到最后。如果说不需要,那就坐在家里看他们演,也挺好啊。现在说参不参加还早,我们要是去唱《难忘今宵》也是最后一个了,等到其它节目全部定型了,才想到《难忘今宵》找哪些演员唱了,每年都是如此。

每年除夕都不能在家过也不遗憾,因为搞文化艺术界全是这样的,逢年过节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哪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家里全都习惯了。如果你在家过,家里还不习惯了,你怎么不出去了?所以,就是你出去才是对的。所以春晚也好,什么节日也好,我们都是在外面过。尤其年轻的时候更是这样,所以老了我觉得还好点。

在春晚唱别的歌?没希望,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已经好像表演到极限了。你看第一届春晚我唱了九首歌,七首独唱,两首对唱。那你说谁还有这个,现在还有吗?不可能,一首歌是七个人唱或者九个人唱。后来还有其它,像84年、85年,84年或者八几年我们都唱了六首歌或者三首歌都是这样唱的。现在唱一首歌都很难,而且那么多人才,那么多年轻人出来,代代人才辈出,你这个老人还去跟他们去争吗?不用,就唱点《难忘今宵》就挺可以了。

尤其春晚,就这么一个平台4个小时,多少人想上啊?你是不是也应该让让路,你还去争取吗?我看没必要了,太不明智了,老同志还是明智点好,还是多让些中青年的孩子们上去。让他们多唱点新歌,多发挥一下自己的艺术能量。有些老百姓也愿意看他们,像我年轻的时候,老百姓都愿意看我,老了就不见得了。事实我明白,我自己都不愿意看自己了。我一看到电视哎呀她的形象,满脸都是皱纹。

part3: 不把春晚从神坛上拉下来永远做不好

李谷一
“要把春节从这个神坛上拉下来,很平常的一台晚会,就好做了。”
春晚还是很值得大家看的,每一年搞得都是不一样的。灯服特效所有的东西都是很新的,而且节目、人也是新的,不断有新人出现,所以节目我觉得还是值得大家看的,去研究的。因为现在看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你们就挑剔了。过去只有一台春晚节目,你们就迫不及待的都守在电视机旁看,现在你们网易都可以搞春晚,什么哪个家庭、社区都可以搞春晚,所以就比得多了。就像吃菜一样的,鸡、鸭、鱼、肉全都有了。太丰盛了,完了干嘛,从路边摘点野菜炒。过去野菜谁把它上正桌、正席?所以现在看的东西太丰富多彩了,挑选的余地就多了,而且要求也高了。

观众老把中央电视台这个春晚要求太高了,你们想干什么呢?我替他们有点觉得委屈,其实他们今年年开始他们就准备了,到处选节目。编导组都想把节目做好,就是越想做好,他们还越紧张。压力太大,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很多领导提意见,这个领导意见,那个领导意见,你说导演怎么弄。千手观音都应付不过来,我就讲实话,你们要放手让他们去搞,而且要把春节从这个神坛上拉下来,很平常的一台晚会,就好做了。如果是老把它供在神龛上面,你永远做不好。

你看我们第一届春晚非常的仓促,非常的简单,我们甚至都没彩排。头天通知我李谷一你唱什么歌,什么歌把歌报到剧组来,完了第二天我就上台了。我跟姜昆那个,84年就更不用说了,他就练了一天,我们俩在台上都没走过台,直接上春晚直播了。

我跟袁世海先生唱的《牛皋招亲》,虽然不多,就是临时导演组说李谷一老师你跟袁世海先生来一个反串,你唱京剧《牛皋招亲》。虽然我有京剧的基础,但我不会唱。那个袁老师说不要着急,小李我再教你,一边吃饭,半个小时他在桌子上教会我了,直接直播了。哪那么复杂?没那么复杂,因为大家没把春晚看成好像是神圣不可攀登的什么喜马拉雅山似的。所以,你们好像每个人觉得春晚不知道怎么样,翻多少个跟头才让你们满意。其实把它平平常常的对待,就是一个晚会,你们对一个晚会有那么高的要求吗?没有吧,为什么就对春晚那么苛刻,那么高的要求?我觉得大家要放下平常心态就好了。

过去的电话四部电话,就是真正对的是观众。而且是直通的,那电话不是假的,现在你看后面坐了二三十个电话,接过来,那都不知道是从哪接过来的。(当年是)比如我今天要看李谷一,我就点李谷一。那电话就不断不断打来,《乡恋》就是这样出来的。就是(观众说))我们要听李谷一的《乡恋》,我根本就没有准备,导演组也没有准备。不停地来条,不停地写条,那是最真实的一届春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大吃一惊,感动得不行。

part4: 《难忘今宵》难寻替代曲 词曲作家沉不下去

李谷一
“那么多音乐人,可不可以写过一首超过《难忘今宵》的,可是没有啊,就是很难。”
你如果问我对什么记忆最深,我对很多节目记忆都很深的,尤其春晚这个节目,尤其经历了这么多年,30多年了。就说《难忘今宵》这首歌,因为它词好,曲好,唱当然可以换很多人唱,各有各的风格,当然我还是唱的最好。但是这个歌大家也是想来想去要换,换了两次,就是换不动。要么曲子不行,要不就是歌词不行,它不能概括整个老百姓的心情,国情。所以一个歌,一个经典歌曲要去超过它,要去翻盘的话,是非常非常难的。去年我就说了,你们那么多音乐人,可不可以写过一首超过《难忘今宵》的,甚至跟它平行的这么一首歌出来来替代《难忘今宵》,可是没有啊,就是没有,就是很难。

我是觉得经典它是经过时间磨炼,所以它不一样,老百姓口传心授的,慢慢慢慢都会唱。现在为什么成不了经典,就是因为你们不想搞经典。就是叫做快传时代,一次性处理,你们不想搞经典,所以才不会有经典。过去写的东西都是厚积薄发出来的,那么现在就是为了市场不停地在写,不停地在发出来。

那么你想一个词曲作者是有限的,他有限的话,写不出来,沉静不下来,下去体验不了生活。人家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你现在都没有生活,怎么去高于它呢?所以很难写出经典出来,容不得他,没有给他时间。你看所有的作曲家忙得要死。过去的词曲作家是能够沉静下来的,他能够去观察生活,了解老百姓的情绪,国情、民情能有机会去了解。现在呢,没有这个时间,你说怎么出精品,是不是这样?

“小鲜肉”我知道,我们那个年代就是漂亮、可爱、乖,就是这样的词用的比较多。没有什么酷和小鲜肉和什么,都是这个时代的形容词。不过形容到一定程度,过些时候它又会换的。外界对小鲜肉的追捧我觉得它有一个过程吧,一阵一阵的,追完就完了,也无所谓。主要是你们新闻媒体造成的,不是这些孩子们,或者小鲜肉造成的,因为你们现在是利益时代,讲的全是利益。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您每年不是都会参加春晚演唱《难忘今宵》,就是大家很印象深刻的节目。那您觉得还会唱到什么时候?
  • 李谷一:看剧组的需要吧,如果春晚需要我唱《难忘今宵》,觉得我还可以,我就唱。因为现在《难忘今宵》不是我一个人唱,过去是我一个人唱,现在就是说很多人,学生辈的跟着一起唱,就传承了,延传下去了。
  • 网易娱乐:已经开始传承了。
  • 李谷一:已经传了好多年了,而且唱得都挺好。反正现在春晚不是技巧或者是艺术的展现,我觉得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唱《难忘今宵》就是一个参与。就是大家都来参加这个活动,参加春晚这个节目,大家高兴。并不是说需要你唱的多么好,技巧多么高,多么难,我觉得剧组不是这样希望我们这样做。就是希望李老师,老同志你们来参与一下,高兴高兴。所以,如果需要我参加,那我就参加。但是我自己不会积极主动争取,我从来没没争取过。
  • 网易娱乐:接下来鸡年春晚您会参加吗?
  • 李谷一:我仍然是如此,剧组需要我就参加,积极准备,坚持到最后。如果说不需要,那就坐在家里看他们演,也挺好啊。
  • 网易娱乐:太早了吧?
  • 李谷一:还早,我们要是去唱《难忘今宵》也是最后一个了,等到其它节目全部定型了,才想到《难忘今宵》找哪些演员唱了,每年都是如此。
  • 网易娱乐:每年您春节除夕都不能在家过,会不会有点遗憾?
  • 李谷一:一般也不遗憾,因为搞我们这一行就像你们一样的。搞我们这一行的就是我们宣传的文化艺术界全是这样的,逢年过节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你搞这个工作就是如此,那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家里全都习惯了。如果你在家过,家里还不习惯了,你怎么不出去了。所以,就是你出去才是对的,所以春晚也好,什么节日也好,我们都是在外面过。尤其年轻的时候更是这样,所以老了我觉得还好点。 你看我唱《难忘今宵》,过去春晚节目开始我就去了,所以更困难一点。有时候中间唱也困难一点,最后一个节目好点,就是说我可以在家跟家人吃点,吃完饭以后再去参加节目,因为我是8点钟开始报,我可以10点钟去中央电视台。但是在这之前我又不能吃,因为为什么?老百姓都说12点才是过节,所以一点要12点敲钟的时候,才大家在家里吃点东西,吃点饺子,吃点点心什么的。所以,这个时候我正好在中央电视台,在后台候场。我一般上场是12点半或者是12点40。
  • 网易娱乐:那您是不是也希望自己去表演一点别的歌曲?
  • 李谷一:没希望,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已经好像表演到极限了。你看第一届春晚我唱了九首歌,七首独唱,两首对唱。那你说谁还有这个,现在还有吗?不可能,一首歌是七个人唱或者九个人唱。后来还有其它,像84年、85年,84年或者八几年我们都唱了六首歌或者三首歌都是这样唱的。现在唱一首歌都很难,而且那么多人才,那么多年轻人出来,代代人才辈出,你这个老人还去跟他们去争吗?不用,就唱点《难忘今宵》就挺可以了。
  • 网易娱乐:对。
  • 李谷一:我不去争取,我觉得我没必要了,尤其这个春晚,就这么一个平台4个小时,多少人想上啊。你是不是也应该让让路,你还去争取吗?我看没必要了,太不明智了,老同志还是明智点好,还是多让些中青年的孩子们上去。让他们多唱点新歌,多发挥一下自己的艺术能量。有些老百姓也愿意看他们,像我年轻的时候,老百姓都愿意看我,老了就不见得了。
  • 网易娱乐:没有,现在老百姓特别喜欢看您。
  • 李谷一:这个话我虽然爱听,但是事实我明白。
  • 网易娱乐:是不是您十几年前的春晚,给您感觉更丰富多彩?。
  • 李谷一:你看我们第一届春晚非常的仓促,非常的简单,我们甚至都没彩排。头天通知我李谷一你唱什么歌,什么歌把歌报到剧组来。完了第二天我就上台了,我跟姜昆那个,就是84年就更不用说了,他就练了一天,我们俩在台上都没走过台,直接上春晚直播了。很简单,我跟袁世海先生唱的《牛皋招亲》,虽然不多,就是临时导演组说李谷一老师你跟袁世海先生来一个反串,你唱京剧《牛皋招亲》。 我说我不会唱,我当然有京剧的基础,学过唱京剧。我说那我不会唱,不会唱,那个袁老师说不要着急,小李我再教你一边吃饭,半个小时他在桌子上教会我了,直接直播了。哪那么复杂,没那么复杂因为大家没把春晚看成好像是神圣不可攀登的什么喜马拉雅山似的。所以,你们好像每个人觉得春晚不知道怎么样,翻多少个跟头才让你们满意。其实把它平平常常的对待,就是一个晚会,你们对一个晚会有那么高的要求吗?没有吧,为什么就对春晚那么苛刻,那么高的要求。我觉得你们把心态要放下来,大家要放下平常心态就好了。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伏蓉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闫倩